人间有味是清欢

时间: 2020-04-23    阅读: 715 次    来源: 寒秋文学
作者:雾江影

宋神宗元丰七年三月,苏轼在黄州(今湖北黄冈)贬所过四年多谪居生活之后,被命迁汝州(治今河南临汝)团练副使。这种变迁,不是升官,却意味着政治气候的大变局。但苏东坡却丝毫不在意升迁贬谪,因为于他而言,一切不过都是一蓑烟雨任平生罢了,无论是处庙堂之高,还是江湖之远,都是也无风雨也无晴的际遇。在他的胸襟里,早已孕育了一份人间有味是清欢的豁达。

闲雅的生活,是清欢的基调

苏东坡是中国历史上一位传奇人物,他早年政坛得意,而后却因皇帝易位,江山易主,开始了跌宕流离的生涯。纵然生活颠沛流离,他却丝毫不减苦中作乐的情趣。 他的闲情逸致,在他游历山水的行踪里便可窥见一二。这首《浣溪沙》讲的便是他春游的行迹,春风吹罢,斜风细雨作晓寒,虽是初春了,却还是春寒袭人,夹杂着淅淅沥沥的细雨,更是平添烟雨朦胧之意。他却不在意这残冬意犹未尽的晓寒,满眼尽是淡烟疏柳媚晴滩的春光熹微之景,在平淡甚至有些阴冷的初春里,他却看到了万象更新的契机,满目尽是春柳摇曳,烟云舒卷,好不快活。 苏东坡爱春游,大抵是人尽皆知,无论是黄州春游时的料峭春风吹酒醒,还是超然台上的半壕春水一城花,都是他雅致生活的真实写照。常言一年之计在于春,正因为有一个闲雅而悠然的春天,才能为他一年里的清欢生活奠定基调。 再往远处眺望,入淮清洛渐漫漫,一下子让人的目光放得更远,营造一种悠远豁达之意。

人间烟火气,却是最平凡的清欢

春游又怎么少得了野餐呢,我们的苏大诗人可是别有情致,雪沫乳花浮午盏,蓼茸蒿笋试春盘,乳白色的香茶一盏和翡翠般的春蔬一盘,虽是清淡,却别有一番春的风味。 清欢不是遗世独立,而是质朴中的情趣,凡是人,都离不开衣食住行,这便是人间烟火气,这也是最真实的人间生活。 先是长江绕郭知鱼美,好竹连山觉笋香,黄州江水清冽,鲜鱼肥美,山水恬静,春笋嫩香,饮食生活自然不差。 再有闻名遐迩的《猪肉颂》,更是记载了东坡肉的制作方法,净洗铛,少著水,柴头罨烟焰不起。待他自熟莫催他,火候足时他自美。 苏轼啊,你好歹是个大文豪呀,怎么写出在达官贵人们看来粗鄙的句子呢,可他却满不在乎,说早晨起来打两碗,饱得自家君莫管,我吃得饱,吃得香便行了,你们这些王侯将相莫管我吃的是什么,如此一来,真是豪情万丈。 即便是一贬再贬,贬到天高皇帝远的岭南,他仍能发现生活的美妙与清欢。提起岭南,旁人想到的大多是山川险恶,瘴气袭人,可苏轼眼中,却是卢橘杨梅次第新,心想,或许让我来惠州,是要我尝遍那朝中稀缺的珍果佳肴。

豁达的心态,是清欢的本真

提到苏东坡,无人不言其豁达。他开篇先言斜风细雨作晓寒,风斜雨细,瑟瑟寒侵,可他却俨然一副乐在其中矣的样子,任它余寒袭春服,任它微雨乱相续,他眼里看到的,仅有淡烟疏柳媚晴滩而已。 他看不见阴风压春意,红楼隔雨亦不在乎,他关心的是微雨渐收,是烟云骀荡,还有那河滩疏柳,尽沐晴晖,仅是这一句,便让他豁达的心态跃然纸上。换作旁人,恐怕只会为细雨沾衣,春寒料峭而苦恼吧。 他的豁达之气早已熔铸在他的骨子里,成为他的一种本能——一种在任何逆境中都能看到希望的乐观精神。 虽是春寒彻骨,可偏是媚晴滩的一个媚字,让全篇尽显喜悦之意,更有甚者,即便是满目萧瑟的秋天,别人眼里可能是荷尽已无擎雨盖,可他偏要说菊残犹有傲霜枝,虽然生活艰辛,仅有粗缯大布裹生涯,他却乐吟吟道:腹有诗书气自华,一切绫罗锦织都是浮云作罢。 人人写自传,都是挑些封侯行赏,春风得意的功绩来写,可他却丝毫不以为然,写诗写词,最爱提起流离的往事,有诗言问汝平生功业,黄州惠州儋州,浩荡之气跃然纸上,竟把旁人看作最为煎熬的三州往事称作平生功业,真是豁达之气,凛然可见。

人间有味是清欢

斜风细雨作晓寒,淡烟疏柳媚晴滩。入淮清洛渐漫漫。 雪沫乳花浮午盏,蓼茸蒿笋试春盘。人间有味是清欢。 他的一生,或许颠沛流离,或许有苦难言,可他任凭穿林打叶的风雨洗礼,却认定待他日回首萧瑟处时,定是山头斜照,春光相迎。 这便是他不争不抢、无忧无愠的一生,这便是他清欢至味的一生。

0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寒秋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查看所有评论
猜你喜欢

深度阅读

?在线投稿
?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