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兔兔日记》2968我的手机

时间: 2020-04-22    阅读: 901 次    来源: 寒秋文学
作者:庆兔兔

2968-二零一九年七月三十一日星期三雷阵雨多云34℃~28℃客厅早晨温度28℃ PM2.5-35

夏天的雨速战速决,昨天暴风雨后并没有雨后天晴,淅淅沥沥的小雨工作了一夜。

早上起来天上的云还舍不得离开,满天的云彩让蓝天不能露面。

妈妈七点半才起来,妈妈今天请假了,今天上午庆兔兔架子鼓要考试,庆小兔架子鼓考试是在市里,而且是在很远的城市另一边。

很快听到庆小兔在说话,庆小兔在喊外婆。

外婆把庆小兔抱起来,庆小兔这才发现妈妈在家里。

庆小兔说:“妈妈,我起来了。”

妈妈过来抱起庆小兔去尿尿,外婆给庆小兔洗脸洗屁股。

喝完奶外婆说:“我们走吧。”

庆小兔没有要妈妈。庆小兔还回头跟妈妈再见。

庆小兔在看金东方学校里面的大吊车。

大吊车伸着高高的吊臂,大吊车的吊臂比教学楼还要高出一截。新造的楼房好像就要结顶,大吊车把很多木板吊到下边大卡车上。

庆小兔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吊钩把那么多木板放在大卡车上。

大卡车上边的木板已经高高地耸立起来。

庆小兔这时候才想起来问:“外婆呢?”

我说:“外婆在买西瓜。”

庆小兔往远处望去。

庆小兔用手指着远处的卖西瓜的汽车说:“外婆在那里。”

外婆已经买好西瓜,外婆坐在马路旁边挡车石上。

昨天庆小兔没有坐摇摇车,今天庆小兔从摇摇车旁边走过,庆小兔连头也没有转动一下。

来到姨妈家。

庆小兔拿起昨天带来的电话。

庆小兔说:“这是我的电话。”

庆小兔想拿起电话机上的听筒

庆小兔说:“怎么拿不下来呀?”

这种电话是挂在墙上的,电话机上边有一个卡子,这样听筒挂在上边就不会掉下来了。

我说:“外公帮你拿。”

庆小兔说:“小九拿。”

庆小兔用劲把听筒掰了下来。

庆小兔说:“我有大力气。”

庆小兔拿起听筒说:“喂喂,我在姨妈家,挂了。”

庆小兔放下电话,庆小兔又把电话拿起来。

庆小兔说:“喂,爸爸,爸爸你在在工作吗?知道了。”

庆小兔又把电话放下来。

听筒又一次拿起了。

庆小兔说:“我是庆小兔。”

庆小兔说:“失火了,消防车出发。”

庆小兔立正站在那里,庆小兔两个胳膊弯曲,庆小兔像一个准备跑步的运动员。

庆小兔说:“准备,出发。”

庆小兔跑了起来,庆小兔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

庆小兔说:“火熄灭了,还有三个火没有救,外公出发,外公去救火。”

我马上发出消防车的声音,我也出发去灭火了。

庆小兔一个手拿着听筒,庆小兔一个手在电话机上按着,庆小兔把电话听筒放在耳朵上。庆小兔继续认真的在听电话,庆小兔把听筒拿下来看了一眼,庆小兔自言自语地说:“怎么没有声音呀?”

庆小兔又开始拨号,庆小兔把听筒重新拿起来。

庆小兔说:“没有声音,我的电话没有电了。”

庆小兔对我说:“我的电话没有电了,我的电话要充电了。”

这是电话线连接的老式电话。

我说:“这个电话没有办法充电。”

庆小兔说:“能充电的。”

我说:“没有插头怎么充电呀?”

庆小兔在多联插座上寻找插头,庆小兔把一个个插头往电话机上插,没有一个插头可以稳稳地插进进线孔里。

庆小兔举着电话机说:“没有充电器,要妈妈买一个。”

庆小兔拿起我的手机,庆小兔把手机打开,庆小兔把手机放在耳朵上。

庆小兔说:“妈妈吗,我是庆小兔,我的手机没有电了,妈妈给我买一个充电器,知道了,拜拜。”

庆小兔推着变形机器人在走,庆小兔用手让变形机器人变形。

庆小兔说:“机器人变形。”

庆小兔把机器人变成汽车。

庆小兔说:“机器人出发。”

庆小兔把汽车变成了机器人。

我说:“你让机器人自己变形。”

庆小兔说:“遥控器呢?”

我说:“你玩汽车,还要别人帮你找呀?”

庆小兔把遥控器找了出来。

庆小兔按动遥控器,机器人开始说话。

机器人说:“我们都是地球人。”

机器人很快变成一辆越野车。

越野车往前急驶,一会越野车又快速地退了回来。

越野车慢慢的站了起来,机器人的头露出来,越野车的两个前轮变成了机器人的两个手,机器人靠后边两个轮子站立起来。

听着机器人在嘎子嘎子作响,机器人浑身抖动,机器人就差一点没有能够完全站立起来。

庆小兔说:“机器人怎么了?”

庆小兔把机器人变回越野车,庆小兔重新让机器人站立起来,机器人可能真的生病了,机器人就差一点不能变成一个真正的机器人。

庆小兔说:“机器人生病了。”

外婆说:“是你把机器人弄坏的吧?”

庆小兔说:“是机器人生病了。”

外婆说:“你老是用手去扳机器人,你为什么不让机器人自己变身呢?”

庆小兔说:“抢救队抢救。”

我说:“也不错了,这个机器让庆小兔玩多长时间了,一般小孩子不可能玩那么长时间,这个机器人已经价有所值,玩具总是要坏的,我们不可能让一个玩具玩一辈子。”

庆小兔说:“看电视。”

我说:“看电视我们把字认一下。”

我问:“外公属什么?”

庆小兔犹豫了一会说:“猪。”

我把猪字拿过来。

我说:“猪,记住这个字。”

我问:“庆小兔属什么?”

庆小兔说:“我属猴,妈妈也属猴。”

我问:“哥哥呢?”

庆小兔说:“哥哥属兔。”

我问:“姨妈呢?”

庆小兔说:“姨妈也属兔。”

我问:“姨爹呢?”

庆小兔说:“姨爹属牛。”

我问:“外婆呢?”

庆小兔想了一下说:“外婆属老鼠。”

我问:“爸爸呢?”

庆小兔停下来没有说话了。

我说:“爸爸属羊。”

庆小兔把两个手放在头上说:“羊,羊咩咩叫。”

我拿其他字让庆小兔认。

庆小兔说:“我念国旗。”

我把国旗拿出来,我一张一张卡片地让庆小兔看,没有想到拿出的几张庆小兔都认识。

庆小兔说:“有信号了,电视上有人了。”

我知道这时候再要庆小兔学习已经不大可能了。

庆小兔说:“我看宝宝巴士。”

历史记录上庆小兔在选择着。

庆小兔说:“我看宝宝巴士玩具。”

我把宝宝巴士玩具打开。

庆小兔说:“不是这个。”

庆小兔又指向了宝宝巴士启蒙。

电视屏幕上出现广告。

庆小兔说:“不是这个。”

我说:“你还没有看,你怎么知道不行呢?”

节目正式开始了。

我问:“你看不看这个节目。”

庆小兔点点头说:“看。”

二十分钟的电视结束了。

庆小兔说:“看新闻。”

今天是话说云南七十年。

我把冠军宝宝汉语拼音拿了过来,昨天我就想让庆小兔学汉语拼音,虽然学习汉语拼音还有一点枯燥无味,冠军宝宝上图文并茂,不仅仅就是汉语拼音,上边有各种各样的人物动物,还有歌曲唐诗。

我要庆小兔跟着念a,庆小兔跟着念了一遍,庆小兔拿着点读笔在书上点,庆小兔点起其他字母和图画。

庆小兔也把点读笔放在a的四声上,但是庆小兔没有跟着念,我就一直督促庆小兔念汉语拼音,我拿过点读笔在a的四声上点,我跟着点读笔在说,我也让庆小兔跟着念,很快庆小兔又把点读笔拿了过来,庆小兔在点唐诗。

尽管庆小兔还没有意识到什么是汉语拼音,但是庆小兔还是跟着我念了好几个汉语拼音。

外婆拿着桃子过来。

外婆问:“小九,你要不要吃桃子。”

庆小兔伸出手。

外婆拿了一片桃子给庆小兔。

庆小兔摆着手说:“不是这个。”

外婆拿了一个削了皮的大桃子。

庆小兔说:“不要这个。”

外婆拿了一个刚刚从冰箱里拿出的桃子。

庆小兔刚刚接过来,庆小兔马上就把桃子递过来。

庆小兔说:“冰。”

外婆说:“就这个桃子了。”

庆小兔在窗台上拿了一双鞋,这是一双休闲鞋。

庆小兔说:“这是我的鞋,要带到妈妈家去。”

这是一双庆小兔穿有一点紧脚的鞋子。

外婆在要我吃饭,我端着凉拌面过来。

庆小兔说:“我要吃面条。”

外婆给庆小兔拌凉面。

庆小兔说:“我要擦手。”

我给庆小兔拿抽纸擦手。

庆小兔说:“不要这个。”

我拿手绢给庆小兔擦手。

庆小兔说:“不用这个。”

我去卫生间去给庆小兔拿毛巾。

庆小兔说:“不用这个毛巾。”

庆小兔来到厨房,庆小兔指着挂在墙上的擦手毛巾说:“是这个。”

庆小兔在喝酸奶。

庆小兔说:“还没有舔。”

庆小兔把铝箔上边的酸奶舔干净。

庆小兔拿起酸奶杯在舔,酸奶杯里的酸奶并没有喝干净,酸奶从酸奶杯旁边流了下来,酸奶流到庆小兔的胸口,我连忙把庆小兔身上的酸奶擦干净。

一滴酸奶滴了下来,酸奶钻进庆小兔的衣服里。

庆小兔拉着衣服领子说:“这里有一个酸奶。”

我一边给庆小兔擦着酸奶,我一边说:“应该说,一滴酸奶。”

庆小兔继续拉着衣领说:“吹一下。”

外婆说:“和你哥哥一样,衣服上不能有一点湿。”

我拿电吹风给庆小兔吹衣服,我的手撑在衣服领子里面。

庆小兔说:“烫,关小一点。”

我午睡。

庆小兔抱着毛巾被开门进来说:“要睡觉了。”

尿完尿。

庆小兔说:“穿尿片。”

我说:“今天又睡早了,弄不好庆小兔又要折腾一会。”

听到外婆的说话声音,我连忙开门进屋,我刚刚推开门,竟然发现庆小兔就站在门的跟前。

真的给我吓一跳,撞一下可能还没有什么大事,如果把脚指头压进底下的门缝里,庆小兔的脚就要疼上好几天了,好在我没有很快的推门。

庆小兔说:“屙巴巴。”

庆小兔已经连续三天都是十三点半左右屙的巴巴。

庆小兔还是不愿意坐痰盂,庆小兔一直是坐在马桶上尿尿屙巴巴。

马桶的圈有一点大,庆小兔坐上去,庆小兔的整个身体都塌陷下去,我要拉着庆小兔的两个胳膊。我的人有一点高,我只能弯下腰扶着庆小兔。

庆小兔屙巴巴很快,庆小兔屁股坐在马桶上,马上就可以听见噼噼啪啪巴巴落水的声音,接着就是一股令人不爽的臭味。

庆小兔一个手捂住鼻子说:“臭,冲水。”

庆小兔看着巴巴被冲走。

庆小兔说:“我还有巴巴。”

我说:“你屙。”

庆小兔说:“我还要屙。”

我说:“你屙呀?”

庆小兔说:“不要擦屁股。”

我说:“没有擦屁股呀?”

短时间弯着腰我还可以忍受,时间稍微长一点,我的腰就有一点吃不消了。

我说:“庆小兔,我们以后坐痰盂好不好?”

庆小兔说:“不坐痰盂。”

我说:“米米就坐痰盂了。”

庆小兔说:“大象坐痰盂。”

我说:“大象就坐痰盂,你为什么不坐痰盂呢?”

庆小兔说:“我坐马桶。”

庆小兔坐马桶没有错,坐马桶和坐痰盂有着同工异曲的作用,一般的人还是希望孩子坐痰盂,我认为只要庆小兔能够坐下来,庆小兔能够自己屙巴巴就可以了。

我改变了姿势,我直起腰,我弯下腿。

庆小兔伸出手说:“米米尿尿了。”

“米米尿裤子了。”

“米米在坐马桶。”

“布布,我是米米,布布过来。”

我只看过米米坐马桶的封面,我不知道米米系列丛书都写了一些什么,但是我知道米米可能就是庆小兔那么大的孩子,米米想的,妈妈做的,可能就是庆小兔的现在。

我要庆小兔睡觉。

庆小兔说:“外公走。”

过来十分钟我进屋看,庆小兔躺在外婆的旁边,外婆正拍着庆小兔,外婆挥挥手要我出去。

十四点钟外婆起来了。

外婆说:“你走了,小九又在床上玩了好一会,他爬上爬下,他在床上到处走。”

我说:“他可能个子矮,他在黑暗中还是能够看清楚脚底下的。”

外婆说:“他拿着毛巾被盖在我的脸上,他再把毛巾被拉开,他把脸凑到我的脸跟前,他对着我在笑,我没有理他的。他是十二点五十分进屋的,现在已经两点钟了。”

我说:“他还是睡早了,他应该一点半到两点钟睡觉。”

十七点钟我把电脑的新闻打开。

庆小兔好像听懂在播放新闻,庆小兔的身子不时地在动一下。

“一个年龄比较大的奶奶想看乐山大佛,但是她又没有能力爬上乐山大佛,一个消防队员把老奶奶背上了上去。”播音员说。

“消防队员。”庆小兔说着爬了起来。

庆小兔说:“坦克车在外边。”

我以为庆小兔说在客厅里的小坦克。

庆小兔说:“坦克车在超市的墙上。”

我说:“哦,你看见了。”

庆小兔说:“够不着。”

庆小兔站在床上蹦了起来。

庆小兔说:“我是大青蛙,我蹦呀蹦,我够不着坦克车。”

我说:“你回来可以跟爸爸说呀?”

庆小兔说:“爸爸,坦克车在超市的墙上,我够不着。”

庆兔兔跆拳道的佩戴带子放在床上,这是庆兔兔以前的佩带,这一次考核以后,庆兔兔就要佩带新的佩带了。

庆小兔说:“这是哥哥跆拳道的带子,这是妈妈说的。”

十八点半庆兔兔和妈妈才回来。

外婆说:“庆兔兔有鸡蛋饭哟。”

庆兔兔说:“我不想吃饭。”

妈妈说:“他中午吃了太多的肉。”

姨妈说:“晚上不吃就不吃吧。”

我说:“庆兔兔,…。”

外婆用脚在下边蹬了我一下,我的话戛然而止,我本来想说,吃饭不能以好吃不好吃为借口。

外婆不让我说,我也只能作罢。

庆小兔在吃毛豆,妈妈拿起猪字让庆小兔看。

庆小兔说:“猪。”

妈妈惊奇地说:“猪字你也认识了。”

庆小兔说:“十一点半了。”

妈妈问:“几点了?”

庆小兔说:“十点半,要吃饭了。”

庆小兔拿着一本书找妈妈。

庆小兔说:“妈妈讲卡文不会飞。”

妈妈还没有开讲,庆小兔翻开书就在讲起来。

庆小兔说:“凯文看见一本书。”

“凯文喜欢看书。”

“凯文飞呀飞。凯文飞起来了。”

庆小兔摆动两个手就像小鸟在飞。

庆小兔向着姨妈挥着手说:“洪水来了,姨妈赶快逃跑。”

姨妈说:“姨妈已经在大山上了,洪水淹不到姨妈。”

庆小兔拿着拖鞋说:“鲨鱼来了,鲨鱼来了。”

姨妈说:“姨妈好害怕,赶快把鲨鱼赶走。”

庆小兔走到卧室里,庆小兔抱起了越野攀爬车。

庆小兔说:“救援队出发,姨妈害怕鲨鱼,救援队要救援了。”

庆小兔抱着越野攀爬车来到姨妈跟前。

庆小兔说:“救援队来了,姨妈不用怕了。”

姨妈说:“你是来救姨妈的吗?请赶快把鲨鱼赶走呀。”

庆小兔说:“鲨鱼已经赶跑了。”

庆小兔把越野攀爬车翻倒在地板上

庆小兔说:“救援队受伤了,要抢救队来帮忙。”

庆小兔把挖掘机放在越野攀爬车旁边,挖掘机的挖斗把越野攀爬车挖了起来。

庆小兔说:“汽车被救了起来了。”

0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寒秋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查看所有评论
猜你喜欢

深度阅读

?在线投稿
?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