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3节:酒醉金迷,花花世界

时间: 2020-04-21    阅读: 898 次    来源: 寒秋文学
作者:晓航

玉娇龙推门进入的时候,看到王小宝正站立在桌前作垂思状,提笔写着三个大字。苟且偷安的苟字被简化变形成不字,日复一日的日字膨胀变形而扭曲,似乎是在二维的空间里书写着三维的故事,上部宽阔笔画用墨乌黑而粗厚,下部却显轻飘,个人强烈的的对比与视觉碾压感,倒像一个容字。最后一个字是利得与损失的得字,双立人被简化成厚粗焦墨的长撇,右边部分交错驳杂,乱弃横生,却又有一抹浅笑安然的丝蕴,若一个易经的易字。

宝哥,你这怎么写脏话那!玉娇龙看着端庄大气的字迹,有些疑惑道。

龙龙,你误会了。所谓污秽起舞于联想,若心中有净土,这字里行间岂能有尽如人意的地方,实在是枉解了境界了。这是我对最近听师父讲课的心得体会而已。所谓苟复一日,一日一得。我还是获益匪浅的。王小宝耐心的放下笔,讲解道,另外不忘了给玉娇龙沏一杯茶。

宝哥,我看这字意舒倦,行文格式沛然而潮涌,似乎别有一番境界在天地之外。看那转折腾越似乎有着分别的兴奋与期待,莫非,宝哥你要走不成。玉娇龙有些紧张了。

不错,龙龙,我心中恋道修行,可谓用心用情之至。听师父讲课颓然有所收获,就像每日的饭菜,虽然可以填饱肚子,却已经失去了品鉴滋味得乐趣。所以,我打算去花花的世界去看看。王小宝说话的时候,走到窗前,此刻正是暮春疏浪的时节,天地间充满了希望与生机。

你说的可是怎么也飞不出,花花的世界,原来我是一只,酒醉的蝴蝶的花花世界?玉娇龙紧问着。

不错,龙龙,你知道,这个世界已经装不下我了,我要去别的世界历练,接受刺激。所谓色色空空,不入红尘,怎么可以体道空的意象。这花花世界是病毒的世界,我准备了许多病毒传播学,防疫与健康学,病毒病例学,以及病毒研究,我这次要深入这个世界,希望有所突破自己的道行,可谓是煞费苦心。

宝哥,我陪你一起去。玉娇龙虽不知道这花冠一样的世界里有多少凶险,但是她还是一无反顾。

好的,谢谢你的支持,龙龙。这花冠的世界里,苦大如海,希望我们可以从那里汲取到一丝天道吧!

玉娇龙瞅着这幅字画,总觉得少了什么,在右下方她提笔写下三个清新秀丽的后跋,乃是子曰的三个曰字。这字被挤压的略微有些瘦长,横折还带着弯钩,下部也没有封严,流着那喘息的气眼。这三个字倒不像曰字了,倒有些三个连续的月字或者日字的意味了。

0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寒秋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查看所有评论
猜你喜欢

深度阅读

?在线投稿
?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