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请客

时间: 2020-03-12    阅读: 914 次    来源: 寒秋文学

不知是幸运还是不幸我寄居于苏州孩子家11年了,回我工作过的城市[也是我户籍所在地的家]每年有那么一或二次,来回匆匆三两天,于是想和一些老同事老朋友们聊一聊岁月琐事的一吐为快的心愿总也难兑现,当然这其中不痛不痒地见过一些老朋友也说过心情与见闻一点点。

这个11月一开始我牙痛,单位又要我回去检查身体,于是老伴陪我回自己的家,三两天就把要办的事办完了。我们想多待几日放松一下心情,于是就有时间会见老朋友们了。11月3日我电话联系老同事老朋友A,他人在武汉。他说搞什么庙宇建设工程五年了,快成功了,有大大老板投资几个亿,到时候他每月工资五六千;不过,他说明天就回来,他也得要检查身体。身体是革命的本钱不是?!

11月5日该他检查身体,早上8点钟,我打了他两次手机,无人接听。上午我就到医院检查中心去寻找他,未果。晚上又打他电话还是无人接听。我只怕他有什么意外发生,6日早上我又打他的手机,他接了,说他在XX宾馆,什么事儿也没发生,说没接我的电话,是电话他没听到吧。算了,我不计较他什么,人老了,在世的日子见一次就少一次。我说:中午11:30我请你吃饭,就在XXX餐馆见,见面再聊。

打完A的电话,我又联系老朋友B,他是一个算命先生,周易不精,但人缘好,每天有两三百元进荷包。见我要请他,真高兴。不为吃喝,难得一聚,兔死狐悲,都在感叹,六十多岁的人了,都好也好不到那儿去。

我怕闲聊,人多不好说话,也就只联系两人好了,在这A,B之前我也联系过C,C年轻一些,是一家公司老板,不想让他在这次闲聊之列。要他参加,那就不是我请客了,他非付买单的钱不可。

11:20我去了XXX餐馆,不一会B来了,同行有一女子,描了眉涂了口红,披珠戴帽,长发披肩,身材窈窕,一个少数民族女子的打扮。看着年轻,当然也显俗气,她实际上的年龄四十加五,好多年没上班了,吃喝不愁。B说她卖了一幢房子得27万,也就四年时间吃喝玩乐,钱没了。如今好在有妈妈养着她。当然,如果有轻松的,工资又高的工作,她还是要去工作的。餐馆洗盘子电视台扫地这一类工作,像她这么个高贵的人儿是万万不会干的。商量?连门儿也没有!

说话间,A来了,也是一女子与他同行,A介绍说她浙江人,是信菩萨的。此女子身高一米六0的样儿,穿着朴实,看上去三十三四岁,实际上年龄45了。经了解得知她离婚多年,看破红尘,虽有两儿一女,还是出家住庙,已经10年了。这次陪A从武汉回来检查身体,就住市电影院后面的XX宾馆。

点菜。我说每人点一个自己喜欢的。我点家常豆腐,B点武昌鱼;B女友点X菜炒鸡蛋;A点糖醋排骨;A女友点小罐子闷鸽子汤,我再又加了一个排骨冬瓜汤与一个干砭火锅。

吃喝间又说到男人才女人美和有不有福气之类的话题。A女友说她还是有福气的;B女友说她漂亮,是个有福气之人。她说:你看我的五官多端正啊

A女友的面相要老成一些,毕竟没描眉没涂脂抹粉,看上去要长B女友35岁,她俩同年出生的,这让A女友面子上有些挂不住。我说B女友:你五官端正,固然有一点点漂亮,但是,福气这东西不往漂亮那儿跑,自古就有红颜多薄命呢,只气得B女友翻白眼。 我不理会她生不生气这一套又说:你看你对面的这位,住庙修行就是积德,撇开这因果关系就不说了,你看她的耳朵,嘴巴,就是一个福气相。

饭吃完,就要走。原本想好友一起聊一聊,可他们都带着女友,均是女友走,他也走,他帮女友背花缕。只留下孤独的我看着他们,真是相形见拙,心中有一种无名状的悲哀,我怎么就没有一个女朋友呢。

0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寒秋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查看所有评论
猜你喜欢

深度阅读

?在线投稿
?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