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西安读大学的那段时间(大四下学期)(2)

时间: 2020-03-12    阅读: 593 次    来源: 寒秋文学

三月二十号左右的时候,经济状况告急了,我和母亲就回了一趟家乡,母亲对我说十天后再回西安,结果一回家乡就待了四十天,并且在四十天之后返回咸阳时,也还一样没有筹到钱。

回去家里的任务除了筹钱以外还有一件事是砍麦。家里的田未经由母亲的允许就被外婆私自种下了小麦了,这对我是莫大的激怒,我和母亲一起回来,我把麦子全部砍光。

返回咸阳的时候,母亲带上之前打好的芦苇叶,我们在那一次回咸阳后决定包粽子卖。

到达咸阳以后,已是五月三号,粽子叶当天打开的时候,已经发黄、变霉。而不能再使用。一张一张的叶子都卷了起来,因为之前母亲没有把一张张芦苇叶子挨个叠着卷起来。母亲对此感到很失望。这就好像,从来一个好端端的计划,它说不行就不行了。

一个星期以后,我在为渭河边游玩,默然发现那里的芦苇丛非常多,我就打了一些叶子回去让母亲看,母亲看了以后认为这些叶子可以。

这就叫,天无绝人之路。

后来更绝,在统一路沣河桥东,那里有一簇枯萎丛,叶子宽宽大大的,于是我就和母亲说,这是上帝特地放在那里留给我们的。以后包粽子的时候我和母亲就时常的来这边打粽叶了,以及渭河边的芦苇叶丛。

五月十二号,是第一天卖粽子的日期,记得那天母亲包好粽子,就和我一起拿到咸阳职业中学东面的路上摆去,粽子被摆在一个小方桌上,本来一开始的时候母亲是要将粽子摆在盆子里,结果被我拿出来一个一个的摆到了桌面上,后来被风一吹,粽子就都干掉了,显的一点都不那么新鲜了。

在下午五点多钟的时候,收税的过来给我开个发票,说要交十块钱的摊位费,结果我一气,把小方桌给搬到路对面了。结果收税的还不让,又跑过来叫我们走。

我们又停留了一个小时左右,最后收税的又过来叫我们走,临走前两分钟还有人买走了两个粽子。

第二天以后,我们在商贸学院外面摆摊卖粽子,我以为商贸学院这里不会有人管,结果,之前一天收税的那人又过来收税,结果被我吼了一通。如今想想,我认为这是不合适的,在别人地盘上坐生意的,怎么一点不把好处让一些给别人?如果不把所赚的一点撒出去,这就说不过去了。故此收税合理交税更合理。在那一个月的时间里,我们根本就没有交过一次税,那人,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算了。

当时一开始到商贸学院去卖粽子的时候,正值放学时间,母亲要把粽子端到南区门口29路公交站台绿化带上卖,结果我坚持要去对面北区绿化带上那条被踩出的小路上卖,结果意见出现了分歧。我显得非常的气愤,我对母亲说,你把粽子放过去吧,看你能卖出多少个粽子,我看一个也卖不出去吧。结果,一个中午放学下来,粽子竟然卖的还剩下两个。这结果令我大为惊叹,还是母亲的主意是对的。听母亲的话看来是没有错的。

过了放中午学的时候,我们就到北区外那条被踩出的小路上摆摊了,在这里摆摊的时候是我坐在摊位后的凳子上等着人过来买粽子。至于母亲,她是不喜欢等的,她就想一下子把粽子全部兜售出去,哪怕价格低一点也无所谓,这一点又与我相反,我倒是愿意等。后来想想,还是母亲的这个思想更高明,这是做大生意的思想,而我这种思想,仅仅是目光狭隘的小生意思想。我们一共在学校那里经营了一个月的时间,到六月十一号,天气太热了,吃粽子的人少了,因此我们就不卖它了。

那段卖粽子的生涯,虽然短,但留给我的记忆,却悠久流长。从开始卖粽子卡上剩余三百块钱到最后不卖粽子,卡上依旧仍余三百块钱。

在此期间,也就是五月底到六月初,我把论文交了以后各种不符合的要求一次一次搅扰着我的心情。虽然那论文是我自己写的而不是从网上复制粘贴的,但我自己都觉得写的驴唇不对马嘴。关键这还不算,自己还固执的认为写的没问题,是指导老师太苛刻了以至于故意跟我过不去。

我每打印一次,边国慧老师就叫我重新打印,每打印一次,边国慧就叫我重新打印,我要疯了,论文怎么写怎么不符合要求,怎么写怎么不符合要求。不仅如此,其他的人也是这样。记得有一次在重新打印的时候听到有一个女生在手机里说,就好像我钱多似的,叫我一遍遍的打印。

那段时间,学校北区那里的几个打印店,很忙。我们这些一遍遍打印论文的学生,也是很忙。

在卖粽子的的那段时间,有些场景叫我难以忘怀。

有一次,有一个女生和一个男生过来我摊前买粽子,这个女生很漂亮,高高的,腿上穿着牛仔短裤,那腿很是白嫩。她自己买了一个粽子以后又对那个男生说,我也帮你买一个吧,结果她咬了那个给那个男生买的粽子一口,然后又吃起自己手里的粽子。

又有一次,是天色已经暗的时候,有几个女生过来我摆摊的这里询问粽子价格,后来旁边的一个女生要付钱,结果这个女生说不用,她说,我请你们,最后,我以便宜两个的价格把十几个粽子全部成交了。

又有一次的下午,我在北区外面的小路上摆着摊,一个穿着黑色长裙的

女生向学习方向走去,在经过我这里的时候准备买两个粽子,结果她从钱包里直接的就掏出了一张一百块钱。但很明显的是,我没有那么多零钱可以找。那怎么办呢,那个女生站了一会儿。我于是索性对那个女生说,这两个粽子你就拿去吧,等之后有了零钱你再拿给我好了,反正我经常下午在这里摆摊的。结果那个女生没有听我的,她去了旁边的草莓摊上买了两斤的草莓,然后把化下来的钱给了我四块钱。

还有一个女生,也很有意思,她走到我摊边买粽子,然后对我说:你也是我们学校的?我见过你。我说是的,我是人力资源管理系的。大四。她于是说:就说嘛,我在我们学校见过你。然后我们彼此聊了几句。在我剥粽子的时候,她似乎很健谈,我倒不怎么健谈。在两个粽子剥完以后开始装袋了,她把钱包打开,她说零钱不够,怎么办。并把打开的钱包放到我眼前。结果我看见她钱包里有四五张一元的钞票在边上放着。又有一些大票的钱在边上放着。

见此情况我就表示很郁闷了,我对那个女生说,四块钱,正好么。结果这个女生调侃我也不知怎的,她说,你确定?于是就将一块钱的钞票一张一张的从钱包里抽出来。结果抽到第四张的时候又抽出第五张,我说可以了,于是她便把抽出来的五块钱拿给我,我就把其中多拿的一块钱退给了她,并说,可以了。她显得有点不确定的问:可以了?你确定?我说,嗯,我确定。她说,好吧。然后她微笑的看了看我,走的时候略显几分调皮。我去。这件事真有趣,我感觉那个女生是逗我开心呢这是,不过我的确开心。因为她很漂亮,跟漂亮的美女说话本来就是一件开心的事情,何况她还逗你。

卖粽子的一些事情就说到这里,接下啦就再说说包粽子。包粽子是一件有点麻烦的事情,母亲特别会包粽子,她包的粽子很漂亮,她包的是传统的菱形粽子,那四个角十分的分明。

母亲包的粽子很讲究,我总是对这点颇有异词,我对母亲说,包粽子何必要这么讲究,这么慢的包粽子,一天才能包多少个,为什么不像别人包的特别快呢。但是母亲明显不以我的话为意,母亲宁愿少包一些数量粽子,也要保证每个粽子的品质都要到位。

每当包粽子的时候,我们就去28路公交车终点站的对面,那里安静,又有树荫凉。记得有一次我在生炉火的时候太着急,使打火机从我手中落下蹭到一块小石头上,结果一声嘭响了打火机的碎片从我耳边飞过,这时我才意味到这多危险,要是碎片飞到我的眼睛里,那可真是麻烦了。所以说,这件事告诉了我一个道理,这个道理就是,着急办不成事情,不仅如此,甚至处在太着急的状态下会使事情留下不可逆转的后果。

除此之外,我们还去咸阳职业学院附近的绿化带那边包粽子,那里的取水比较直接,绿化带的草地上就有自来水,可以直接淘米以及洗粽叶。

我们又在咸阳市东边的建章路那里的星期三市场去过一趟,但那里不好卖粽子,于是就没有卖粽子。母亲把三轮车停在路边,我就在三轮车旁边等母亲进去集市买菜出来。那里集市上有卖小鹅的,价格竟为三十快钱一个。

在母亲买好菜从集市里出来以后,我就骑着自行车去北面看去了,北面曾是我到达过的西西安小镇别墅群。西西安小镇真美,我又一次看到了。上一次来这里的时候是冬天,这一次,却是一个夏天尚未开始的季节。也许等到下次,那时或许会,秋高气爽,大雁归回。

我和母亲又分别在渭河的岸上走过。我们分别去过渭河的岸边有好几回。

有时候是在去咸阳市的街上回来路过的,有时候则是天气太热了到这里乘凉。有时,则是那一天没有粽叶包粽子了到这里来打粽叶。

渭河的岸边很美,人在这里宛如身在画中。

我知道我来过这里很多回,但以后的时间里,我何时再能光临,曾经此地呢。

六月十三号的时候,摆摊卖粽子就此画上了句号。六月十五号悄悄到来,我拿着打印的依旧不符合的论文参加了论文答辩,在那一天去往论文答辩的同学有很多,我们这些分别了有一阵子的同学在那天得以齐聚一堂。我看到了当年的老朋友贾福亮,他就坐在我的旁边,还有王勋,我们一起相互寒暄着。

上午的时间渐渐的过去了,同学们的论文都弄的有声有色的,还剩下几个人,没有赶上上午的论文答辩,我们这几人于是就在下午继续进行。我就是这几个人中的一个。当我信心满满的开始答辩的时候,我才发现我准备的有多么的糟糕。后来提问老师提问的时候,直接有一个陈姓的老师把我的这篇论文给打不及格了。

我当时不以为意,以为没什么事,后来我跟我们班一起同去边国慧老师办公室的冉琪同学询问边国慧老师论文答辩情况的时候,那陈老师就过来边国慧这里了,他对边国慧老师说,冉琪的论文经过评审小组审定决定定为优秀论文,然后边国慧老师就夸了冉琪一番,陈老师又低声的把边国慧叫过去谈论我,我于是大体知道怎么回事了。且在谈论我饿过程中声音又被我给听到了。只听那姓陈的说,评议小组决定定我的论文答辩为不过。于是到这里,边国慧老师就开始推卸责任了般的斥责我了,她跟那姓陈的说:我跟他说过多少遍了他写的论文需要改但他一次都没有给我改对。

说实话,那件事对我的打击挺大的,我那时心情真是郁闷到了极点,且悲伤,难过。

下午,我一个人骑着自行车去咸阳湖边散心,我坐在咸阳湖堤上的一个小路边缘,面朝北,垂首叹息,我不明白,不甘心,命运为什么对我这么不公。

我很是绝望,很是压抑,压抑中透露着心里对大学的恨,我不住的叹气,又无可奈何的叹气,为什么出大学要比进大学那么难。这时,天无绝人之路,冥冥中内心深处有一个声音对我说:另起炉灶、另起炉灶。这宛如沉睡中突然的霹雳,一语惊醒梦中人。对啊,另起炉灶,从网上复制一篇,只管复制,尽情的复制,其它一切都不必管,这世界喜欢虚假不喜欢真实。这世界喜欢虚假不喜欢真实!

后来回去以后我就在网上抄了一篇,没想到抄的这篇非常好,条理清晰,结构到位,对问题分析的十分透彻,我自己看完以后都感觉好的不得了。后来我把这篇复制好的论文交给边国慧老师,结果边老师看完以后也说好。她甚至开始由衷的赞扬我。故此那句话,世界喜欢虚假,不喜欢真实,算是充分明显了。

后来在一个星期之后的论文第二次答辩,我已极度的优势通过了答辩,虽然论文二辩规定所有人必须都通过,但明显提问的老师对我没有一点异议!

六月二十四号的时候,我把论文最终处理好交给系里的主任,至此,论文的事情到此圆满结束。

0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寒秋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查看所有评论
猜你喜欢

深度阅读

?在线投稿
?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