笼中鸟

时间: 2020-03-12    阅读: 658 次    来源: 寒秋文学

恨芳菲世界,游人未赏,都付与、莺和燕。——题记

午后微醺,初自梦中醒来,耳边便是淅淅沥沥的轻音。想来这干枯而寒凉的北方,春天的气息也不过是风卷起尘沙罢了。而此时轻音萦绕,细雨沥沥,似乎,来了一些久久不见的倩影。

数个月的尘嚣肆虐,早早地让人们闭上了本就欲开还掩的心。恰是繁红吹动的初春,街道路畔,满目疮痍。纵是有人影来去,亦是行色匆匆、步履迅疾。天空翻滚着阴云,恰似支离破碎的琉璃,大片的赤红色与墨色相交织,像是血在空中流淌。苍茫天地之间,风沙涌动,大雨沥沥。

春色依旧,人心异矣。裹挟着雨丝的风似乎是染上了诅咒的阴霾,抬眼望去,尽是紧闭的窗扇。山河如此,而那大风卷水,可曾为来此人间而深感寂寞难堪?极望远处山石林间,那一树一树的花开,可曾因无人采撷碾作尘泥而叹惋心伤?悠然方觉,漫天哀愁与无奈。然而苦痛的不止是山石草木,还有深藏在寂寞守望之中、隐隐滴血的心。

细嗅风的味道,舒旷怡人。宋人有佳句:晓来庭院半残红,惟有游丝,千丈袅晴空,落花本就在风中醉舞,接着又是黄昏时候的大雨。风吹花落,雨下花残,只遗了袅袅飘扬的柳枝,褪去了大片大片的繁红。本是一年中最好春色,只落得此般风景,凄凄惨惨、欲说还休。透过楼阁屋舍紧闭的窗扇,那里面的人,何尝不是怀有一颗冲破庭院羁绊的心?嗟乎世殊时异,景随事迁,在这涌动的尘嚣之中,逝去了多少本应醉于春色的姣好面容?山河变色,戚戚然而叹,那些千万饱受凌虐的生灵,也曾嗅过这风,也曾抚过这雨,也曾会为了春色而惊讶欢喜。

失去了悲伤,吟诵着希望。风雨必然是寒冷彻骨,我们中许多人都会在这风雨中枯萎凋零。即便如此,风暴平息之后,沐浴在阳光下的将定是一片更加洁净、更加美好、更加坚实的土地。而光景却又依稀如昨日,当时携手、游遍芳丛。

而笼中的鸟儿,已在枝头,顾盼扬首。

0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寒秋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查看所有评论
猜你喜欢

深度阅读

?在线投稿
?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