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兔兔日记》2926认字,看电视

时间: 2020-03-11    阅读: 854 次    来源: 寒秋文学
作者:庆兔兔

2926-二零一九年六月十九日星期三小雨30℃~25℃客厅早晨温度25℃ PM2.5-55

庆兔兔起来就在看书。

庆兔兔是在念书,但是庆兔兔的念书和他说话差不多,好像声音没有爆发出来。

我说:“大一点声音,读书就要把声音放开。”

七点钟庆小兔就醒了,听见庆兔兔的说话声音。

庆小兔喊:“哥哥。”

我给庆小兔拿来火火兔。

庆小兔拿着火火兔说:“关了。”

我说:“我们学习国旗吧。”

庆小兔跟着把国旗卡片都念了一遍。

外婆说:“小九已经能够认识好几个国家了。”

我还没有统计过庆小兔已经认识多少国旗了,我想把剩下一些国旗也拿出来让庆小兔认。

庆小兔说:“认字,看电视。”

我说:“可以,爱学习的孩子,就可以得到奖励。”

庆小兔来到客厅。

庆小兔问:“哥哥呢?”

我说:“哥哥上学了。”

庆小兔说:“姨妈上班。”

我又让庆小兔看了,110警车,120救护车,119消防车。

庆小兔说:“警车,小警车。”

我翻了半天,我没有找到小警车,我给庆小兔找到一个大警车。

庆小兔说:“这个警车坏了。”

我说:“这个警车只是后边没有标志了,还是一个警车呀?”

庆小兔说:“我要小警车。”

外婆说:“小警车找不到呀?”

庆小兔说:“买一个。”

我说:“好,我们以后买一个。”

庆小兔说:“买一个遥控警车。”

外婆说:“哪里能够说买就买到了。”

庆小兔说:“超市里有警车。”

外婆说:“你现在能够开单子了。”

昨天庆小兔说要去豆豆妹妹家,今天我们准备带着庆小兔去豆苗家玩。

外婆要先回一趟妈妈家。

满天就是一个白色,太阳的影子时隐时现,虽然太阳光隐隐约约,可是站在马路上,还是觉得一股热燥,觉得想要出汗,汗又出不来的感觉。。

庆小兔要推着童车走。

庆小兔说:“启动。”

童车在往前慢慢地移动。

庆小兔说:“加速。”

童车猛地往前跑几步。

庆小兔说:“停止。”

童车突然停下来。

庆小兔说:“小鸟。”

十几只麻雀落在马路上。

庆小兔说:“麻雀在找食物。”

有几只麻雀飞到路旁的草地里。

庆小兔说:“麻雀在找虫子,小鸟在找毛毛虫。”

庆小兔两个手拍着自己的肚子说:“好饿的毛毛虫。”

回到妈妈家,庆小兔首先就是想到看电视。

电视机屏幕上提示迷路了。

庆小兔说:“没有网络。”

我这才想起来没有给路由器通电,但是庆小兔说的确不是一般孩子应该说的话。

看见庆小兔在腿上挠痒,我连忙过去看,我刚刚走到庆小兔跟前,就发现一个大蚊子正在庆小兔的额头上叮咬,我上前就是一下,把这个蚊子拍死在庆小兔的额头上。

看庆小兔的两条腿上,庆小兔的两个胳膊上,都是是一个个红色的大包,

再看庆小兔的额头正中间一个大包正在拱起来。

我在给庆小兔抹绿油膏。

外婆说:“哪里来的蚊子呀,就一会功夫就把小九咬一身包。”

我说:“要是有一个灭蚊灯,每天杀死几个蚊子,蚊子就不可能那么猖狂了,庆小兔也用不着那么遭罪了,最怕的就是传染病,万一被蚊虫叮咬得病住院,那后悔都来不及了。”

外婆说:“他们不是买的有驱蚊药吗?”

我说:“驱蚊药对人会有影响的。”

外婆说:“他们不是说电蚊香对人没有毒性吗?”

我说:“电蚊香和过去的蚊香是一样的,只不过是载体不同。以前用蚊香驱蚊是关闭门窗,人都离开房间再点燃蚊香,等人回来的时候,再把门窗打开通风换气。现在妈妈有电蚊香是门窗紧闭,可能人吸入的驱蚊药比蚊子吸入的还要多,只不过蚊子体量小了,所以一点点驱蚊药就可能致命,能够毒杀蚊虫就会影响人类,只不过人类的反应要几年几十年才能够显现出来。”

网上的介绍说,蚊香燃烧的烟里含有四类对人体有害的物质,有超细微粒烟尘,有多环芳香烃(PAHs)、羰基化合物(如甲醛和乙醛)和苯。同时,除了这四类明显的有害物质外,蚊香中还有大量的有机填料、黏合剂、染料和其他添加剂,才能使蚊香可以无焰闷烧,尚有许多未知的,具危害性的化合物。

驱蚊药如在密闭室内使用,可能会产生严重过敏的现象,如喉咙痛、鼻塞、头痛等。因此建议使用电蚊香时,应保持空气流通。睡前半小时,是使用电蚊香的好时机。使用时门窗紧闭,人及宠物都要离开。

外婆说:“我们去豆豆妹妹家。”

当外婆给豆苗外婆打电话的时候,豆苗一家人已经在姨妈家的院子外边等着了。

外婆说:“小九,我们去姨妈家吧。”

庆小兔说:“我要找豆豆妹妹。”

外婆说:“豆豆妹妹已经到姨妈家了。”

豆苗在外边敲门,庆小兔马上出去给豆苗开门。

跑进客厅,庆小兔一脚把大球踢过去。

庆小兔说:“豆豆妹妹,球。”

豆苗把大球推了回来。

豆苗径直来到窗户跟前,豆苗想去阳光房里玩。

庆小兔手里拿着一张卡片让豆苗看。

庆小兔说:“豆豆妹妹,你不能过去,外边有蚊子。”

庆小兔举着卡片让豆苗看,豆苗于是把卡片挡在一旁。

可能是巧合,庆小兔拿的卡片,一面是禁止跨越,一面是不大声喧哗,豆苗就是想从窗户跨到阳光房的。

豆苗外婆说:“外边有狗。”

庆小兔说:“大毛在睡觉。”

豆苗还是爬到阳光房去了,豆苗的到来引起邻居的两只狗的警觉,两只狗都扒着玻璃墙站立起来。

豆苗去敲击玻璃墙,两只狗马上狂吠起来,大毛从窝里站起来,大毛走到豆苗跟前,大毛发现不是庆小兔,大毛转身又回到窝里趴下来。

豆苗外婆把豆苗抱了回来。

庆小兔拿着卡片说:“豆豆妹妹,你看。”

豆苗对卡片没有一点兴趣。

豆苗骑上滑板车说:“我骑这个。”

豆苗在用铲子铲红豆,庆小兔把挖掘机放在豆苗跟前,豆苗把红豆铲到挖掘机卡车上。

很快电视柜地板上洒满了红豆。

豆苗外婆说:“豆豆,不要玩了,你看把豆子撒了一地。”

庆小兔说:“乱七八糟的。”

豆苗外婆说:“小九,你还知道什么是乱七八糟的。”

我说:“不要紧,小孩子就是要玩的,只要玩过了,要叫他们把玩具和地板上的东西收拾干净。”

豆苗外婆说:“豆豆,你把地上的豆豆捡起来。”

庆小兔马上蹲在地上开始捡豆子。

地上的豆子实在太多,庆小兔捡了十几颗,庆小兔就放弃了努力。

外婆问:“豆豆,你吃不吃包子。”

豆苗外婆说:“豆豆现在经常不吃饭,牛奶现在也喝的少了。”

豆苗外婆还是问豆苗要不要吃包子。

还是别人家的东西好,豆苗马上答应要吃包子。

外婆递给豆苗一个包子,豆苗伸出手还要包子。

豆苗外婆说:“你要两个包子干什么?”

豆苗说:“小九哥哥还要吃呢。”

外婆说:“小九早上已经吃过一个包子了。”

庆小兔说:“我吃过了。”

豆苗的包子就吃一个新鲜,豆苗只咬了两口就把包子递给外婆。

外婆跟豆苗外婆说:“你还是掰碎了喂她一下。”

庆小兔拉着豆苗的胳膊。

庆小兔说:“豆豆妹妹,海盗船。”

开始豆苗还没有想过来,豆苗被庆小兔拉歪到一旁。

外婆说:“你有什么事情,你可以跟豆豆妹妹说,不要用手去拉,你会把豆豆妹妹拉倒的。”

庆小兔一个手拉着豆苗的胳膊,庆小兔一个手指着海盗船。

庆小兔说:“我们去海盗船上玩。”

豆苗这才发现旁边竖立的海盗船。

庆小兔钻进海盗船,豆苗也跟着爬进海盗船。

庆小兔把豆苗往外推出来。

外婆说:“小九,你怎么把豆豆妹妹推出来了?”

庆小兔说:“豆豆妹妹没有脱鞋。”

外婆说:“不要紧。”

庆小兔说:“要脱鞋。”

豆苗这才把鞋脱在海盗船外边。

听到海盗船了哗哗作响,豆苗端着的一盒红豆撒在海盗船里。

豆苗脚踩在豆子上,豆苗马上蹲了下来,豆苗从海盗船里爬了出来。

庆小兔说:“豆豆妹妹把豆子撒在海盗船里了。”

我连忙进去把海盗船里的红豆去清理出来。

庆小兔从海盗船里探出头说:“豆豆妹妹来。”

豆苗外婆说:“小九哥哥在叫你。”

庆小兔说:“豆豆妹妹来海盗船里。”

豆苗重新钻进海盗船里。

庆小兔用手指着海盗船上边的图案。

庆小兔说:“这是海豚,这是海星,这是鹦鹉。”

庆小兔把大皮球推进海盗船,两个人在海盗船里推大皮球,海盗船一下子翻倒过来。

豆苗外婆惊呼着说:“海盗船倒了。

我说:“不要紧,他们的人还是站在地板上的。”

一会海盗船又直立起来。

豆苗外婆说:“昨天豆豆在托儿班玩了一天,豆豆还能够跟小朋友玩吃饭,吃饭,豆豆吃几口就不吃了,还是阿姨给喂的饭,下午睡觉也很好。”

外婆问:“你们准备把豆豆送托托班去吗?”

豆苗外婆说:“不知道,昨天是她妈妈听同事讲,说这个托托班教比较好,吃的也不错,昨天还有炒肉丝,不过豆豆嚼不烂。”

外婆问:“茜茜上课的托托班吃的就是肉沫沫。这个托托班一年多少钱?”

豆苗外婆说:“不贵,一个月二千八。”

外婆说:“一个月二千八还不贵吗?”

豆苗外公问:“是不是还包括上课的费用呀?”

豆苗外婆说:“这已经是很便宜了,又上课,又管吃饭睡觉。”

我说:“这么小的孩子,要上什么课呀?在家里边玩边学,他们想起什么的时候,就顺势教一下,你专门让他们去上课,可能把小孩子过早的小学化了。”

外婆用手指着我说:“他就不让把小九送托托班。”

我说:“又不是没有人带,家里的人对孩子更上心,这么小的孩子很多很多器官还没有发育成熟,小孩子更需要家里人的呵护。他们这么大很多话还说不清楚,很多事情都不能表达清楚,在托托班弄不好可能会造成终身遗憾。”

豆苗外公说:“托托班可以学一些东西呀。”

我说:“在托托班主要是解决双职工没有人带孩子的问题,并不是为了学习东西的。因为这时候小孩子发育差距很大,幼儿园不可能面面俱到,托托班不可能一对一地进行教学。”

庆小兔拿起一个抱枕说:“搭山洞。”

豆苗拉着抱枕说:“我要。”

庆小兔说:“这是搭山洞的。”

豆苗外婆说:“王柳虎小时候就喜欢搭山洞,他蹲在山洞里不愿意出来,可能男孩子就喜欢这一些东西。”

山洞很快搭建完成。

庆小兔趴在地上说:“豆豆妹妹,这样爬进去。”

庆小兔来到我们房间,庆小兔爬到床上,豆苗拿着阿拉伯数字板爬上床上。

庆小兔用手指着飘窗上说:“奥特曼。”

我把奥特曼递给庆小兔。

豆苗说:“我也要。”

我给豆苗一个绒毛狗。

庆小兔说:“我也要。”

我给庆小兔拿了一个白色的绒毛狗,庆小兔还没有伸手来接,豆苗已经伸出手要了,庆小兔一把把白色绒毛狗拽了回来。

庆小兔说:“这是我的。”

我又拿了一个狗熊递给豆苗。

庆小兔说:“要飞机。”

我给庆小兔一架飞机多多,豆苗手疾眼快,豆苗伸出手就把多多拿了过去。

庆小兔说:“这是我的飞机。”

我说:“她是妹妹,我们再拿一个。”

我又给庆小兔拿了一超级飞侠小爱。

豆苗说:“我也要。”

我又给豆苗一架超级飞侠酷飞。

庆小兔在让小爱变身,豆苗不会让多多变形,可能豆苗就没有玩过超级飞侠,豆苗只好跟着庆小兔一样,豆苗想把多多的手拉出来。

多多的手不是被拉出来,多多的手被拉了下来了,豆苗又不知道怎么把手按上去。

豆苗外公说:“豆豆,要回家了。”

豆苗说:“我不回家。”

豆苗外婆说:“豆豆,我们回家吧。”

豆苗说:“不回家。”

豆苗外婆说:“哥哥就要放学了。”

豆苗说:“奶奶去接哥哥。”

豆苗外婆说:“你不回家吃饭了?”

豆苗说:“我不回家吃饭。”

豆苗外婆说:“那奶奶就自己回家了。”

豆苗挥挥手说:“拜拜。”

豆苗外婆说:“你还真的不回家了,奶奶抱。”

豆苗说:“奶奶不抱。”

豆苗外婆还是把豆苗抱了起来。

豆苗外婆说:“再不回去就来不及了,你把玩具放下来。”

豆苗说:“我还要玩。”

豆苗外婆还是把多多从豆苗的手里拿了下来。

豆苗外婆说:“小九,要不要到妹妹家玩呀?”

庆小兔说:“要。”

庆小兔马上就说:“外公,穿鞋。”

我说:“豆豆妹妹不是回家的,豆豆妹妹是去接他的哥哥的。”

庆小兔说:“小九也接哥哥。”

我说:“豆豆妹妹的哥哥中午回家吃饭,庆小兔的哥哥中午不回来。”

庆小兔还是要跟着出去。

我故意拖延时间,看着豆苗的一家人走远了,我这才带庆小兔出来。

庆小兔问:“豆豆妹妹呢?”

我说:“豆豆妹妹已经去学校了。”

两只白色的粉蝶从庆小兔面前飞过。

庆小兔说:“蝴蝶。”

没想到今天花丛中那么多粉蝶。

庆小兔说:“这里也有一个蝴蝶。”

粉蝶不像蝴蝶远走高飞,粉蝶就是在附近的花丛中盘旋,庆小兔也就忘了找豆豆妹妹的事情,庆小兔跟着粉蝶在走。

一只粉蝶往远处飞去。

庆小兔说:“蝴蝶去采花蜜了。”

一只粉蝶飞向篮球场。

庆小兔说:“蝴蝶去篮球场了。”

庆小兔想下地来,庆小兔突然发现自己没有穿鞋。

庆小兔说:“去篮球场。”

我说:“外公没有穿皮鞋出来。”

庆小兔这才说:“回家去。”

外婆把大门打开。

庆小兔说:“外婆,外公没有穿鞋,”

外婆说:“不是你急着要出去的吗?”

庆小兔说:“喝酸奶。”

外婆拿一杯酸奶给庆小兔。

庆小兔说:“热一下。”

外婆把酸奶杯放进一个大杯子里。

庆小兔说:“酸奶不能这样。”

庆小兔两个手握在一起,庆小兔两个手翻转一个角度。

庆小兔说:“酸奶会洒出来的。”

外婆说:“酸奶封口很严,水不会进到酸奶里的。”

垃圾车的嗡嗡声传进来。

庆小兔说:“垃圾车,抱。”

庆小兔说:“垃圾车装完了,垃圾车走了,垃圾车拐弯了。”

庆小兔看见书房的包装盒。

庆小兔问:“这是什么?”

我说:“这是粽子。”

庆小兔说:“粽子,我要吃。”

庆小兔说:“外婆,我要吃这个。”

外婆说:“外婆给你热一个。”

庆小兔说:“我要看电视。”

庆小兔打开电源开关。

庆小兔说:“毛巾被,毛巾被在房间的床上。”

我午睡起来,庆小兔和外婆上床睡觉。

接庆兔兔放学的时候,庆小兔还没有醒来。

满天就是一个白色,还是一个灰蒙蒙的白色,看不见太阳在哪里,可是太阳光的热度还是能够感受得到。

我问:“庆兔兔,你说,今天这个天气应该怎么描写。”

庆兔兔想了一下说:“树碧绿碧绿的。”

我说:“是的,可以这样说,但是今天有一点雾。”

庆兔兔说:“我知道,雾蒙蒙的。”

我说:“因为有雾,所以我们看到的树就不会那么清晰,树就好像蒙上一层薄纱一样。这个天空是不是一片白色,白色又不是那么白,有一点灰扑扑的感觉,就是可能要下雨的预兆,让人感到有一点闷热想出汗的感觉。”

庆兔兔说:“我怎么没有感到热呢?”

我说:“这个是生活实践,因为你对生活的经历少了,所以你就不可能体会到在外边劳作的人的辛苦。”

我说:“小九说话,推车子就可以说出不一样,小九说,请让开,汽车来了。倒车,请注意。红灯停,绿灯行。启动,加速,停止。”

庆兔兔说:“我还不是知道,还有车慢行。”

我说:“不是知道不知道,听到别人说了,自己是好像知道,但是你能不能用在自己的作文里,到考试的时候不是在说,我好像听别人说过,而是你要说出来,你要能够写出来。你不说出来,你不把知道的写出来,你的知识还是空中楼阁,看得见摸不着。”

姨妈给庆兔兔辅导功课。

庆小兔拿着小桶,庆小兔桶里放上渔具,庆小兔让外婆拿着小桶,我背着玩具包,庆小兔骑着扭扭车出去。

后边一个小男孩跟着我们后边走来,小男孩抱着一辆比较大的油罐车,庆小兔从扭扭车上下来,庆小兔来到男孩的跟前,男孩马上把油罐车移到一旁。

庆小兔回来重新坐在扭扭车上,男孩和妈妈奶奶走过来,庆小兔把两个胳膊一抱,庆小兔脸上显得非常生气的样子。

男孩妈妈问:“你怎么了,你是哥哥还是弟弟呀?”

外婆说:“我们已经两岁半了。”

男孩妈妈说:“哦,原来你还是一个小哥哥呀?”

男孩妈妈说:“我们比你们小四个月。”

男孩妈妈问:“小哥哥叫什么名字呀?”

庆小兔说:“我叫兔小九。”

男孩妈妈说:“兔小九呀?”

我说:“他大名不是兔小九,因为他是腊月初九生的,所以小名叫小九。”

男孩妈妈说:“那我们的比兔小九,小不到两个月。”

庆小兔又从扭扭车上下来,庆小兔走到男孩跟前,庆小兔伸出手去摸油罐车。

男孩还是有一点想躲开庆小兔。

男孩妈妈说:“你要学会分享。”

我把警车拿出来递给庆小兔,庆小兔拿着警车递到男孩跟前,男孩接过警车,男孩把油罐车给了庆小兔。

庆小兔把油罐车放在地上,庆小兔在找油罐车上的开关。

庆小兔在油罐车上到处按着,只要可能是按钮的地方,庆小兔都会去按几下。

男孩妈妈说:“这辆车已经没有电池了。”

庆小兔说:“超市有电池。”

男孩妈妈笑着说:“哦,超市有电池卖呀,我们明天就去买电池。”

男孩拿着庆小兔的警车如获至宝,庆小兔抱着小男孩的油罐车也兴奋不已。

两个人在自行车专用道上一边走一边玩,我们几个大人前呼后拥地提防他们被电动车撞到了。

来到胭脂園,男孩奶奶发现很多认识的孩子的家长。

男孩拿着警车到处走,男孩妈妈跟着男孩后边在扇扇子,好几个男孩挤到男孩跟前看警车,男孩马上拿起警车就走到一旁去。

庆小兔却相反,庆小兔抱着油罐车专门找小朋友多的地方去。

庆小兔把油罐车往小朋友跟前推过去,马上就有男孩围拢过来,开始男孩们只是围着看,庆小兔走过去,庆小兔用手指着油罐车。

庆小兔说:“这是油罐车,这是驾驶室,这里可以坐人。”

庆小兔还在油罐车上按钮上按,庆小兔跟男孩们说:“这个是按钮”

说着庆小兔站起来站在旁边,这时候才有胆大的男孩走过来推一下油罐车。

油罐车走远了,庆小兔会把油罐车推到人多的地方,油罐车停在那里没有人推,庆小兔会把油罐车推一把。

一个男孩拿着一把黑色的小手枪,庆小兔走过去。

庆小兔用手指着手枪说:“手枪,可以消灭敌人。”

男孩问:“哪里有敌人。”

庆小兔往一堆人中间指去。

庆小兔说:“敌人在那里。”

男孩端起枪在瞄准,庆小兔也把两个手比作手枪在瞄准。

两个人同时开火。

男孩问:“敌人呢?”

庆小兔说:“敌人在那里,在跳舞的人那里。”

于是两个人向着跳舞的人群开枪。

男孩拿着枪在休息,庆小兔悄悄地伸出手指头想去摸一下枪,男孩发现了,男孩马上把手枪移到一边去。

在胭脂鱼浮雕里,有几个大孩子在跑,庆小兔也进到浮雕里面。

一个胖胖的六岁多男孩,走过来猛地朝庆小兔胸口就是一推,我马上用手在后边托着庆小兔。

我大声地问到:“这是谁家的孩子,怎么那么暴力,无缘无故地就在打人。”

周围的几个立柱上边坐着几个大人,一个个看着,没有一个人吭气。

这是跟着男孩一起跑的女孩说:“你怎么打弟弟呀?”

这个可能是男孩的姐姐。

庆小兔也伸出手去打胖男孩,不过庆小兔的拳头就是花架子,庆小兔的拳头打出去有气无力。

里面的小孩子还在跑步,庆小兔就像一个交通警察。

庆小兔不断地挥手说:“继续走,往这边走。”

突然胖男孩的拳头落在一个小姑娘的头上,小姑娘顿时嚎啕大哭。

小姑娘的奶奶对旁边坐着的一个胖胖的奶奶说:“你的孙子怎么随便打人呀?”

男孩奶奶笑嘻嘻地对男孩说:“你怎么又打人了。”

男孩和男孩奶奶好像不是那么机灵,男孩有一点像缺一根弦一样。

没想到男孩的爷爷也在跟前,男孩爷爷还是比较正常的样子,男孩爷爷拉着男孩,男孩爷爷在男孩的屁股上假假地打了一下,男孩马上就躺在了地上。

庆小兔回来就进到书房。

庆小兔说:“姨妈,我回来了。”

我准备洗澡,。

庆小兔在说:“哥哥,加油。”

庆兔兔休息五分钟,庆小兔打开电视机,庆小兔陪着庆兔兔一起看电视。

庆兔兔回书房复习功课。

姨妈说:“小九,我们玩水去吧。”

庆小兔说:“不要。”

姨妈说:“你看完这一集电视就洗澡好不好?”

庆小兔说:“我要喝奶。”

姨妈说:“你不是睡觉在床上喝奶吗?”

庆小兔说:“我要喝奶。”

0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寒秋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查看所有评论
猜你喜欢

深度阅读

?在线投稿
?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