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叶翻飞秋北上,一派空明互回荡

时间: 2019-11-12    阅读: 743 次    来源: 寒秋文学
作者:水墨灵溪

窗台晒着的风有了凉意,蝴蝶在花朵的残香瓣叶上留着孤独的影子。夏未央,天微凉,清晨的丝丝薄凉,好像是在折返的路上,又似乎是在走向更远的远方。

林中出世,林中入世,最后又退隐于江湖。蝉鸣终将收回剑鞘,鸣声比薄脆的羽翼提前折断。

匍匐在花叶上的风有了离人的眼神,凄楚且幽怨。对于北方的夏天来说,相聚很短,离别很长,明天的明天,随着一场冷雨的降临,情绪不再隐忍。挥一挥手,光阴还在,而温度不复。

挽留是一种徒劳,伤感被风划伤眼眸,当云朵慢慢浮上天际,我知道,有一种心绪也将旷远又迷离。依稀盛夏里罗裙翩然,如是花信豆蔻般的年华,转眼消遁,只留弥耳的笑声长音不散。

城市没有山坡,不知道长风携着草香,穿梭于一个村庄又一个村庄,游走于一匹匹山脉,绵延着时光的况味,仲夏,恰好,有了绝世的温暖。

我知道时光放牧风烟的模样,折叠在一首诗里平仄,我踩着光阴的韵脚,聆听了整整一夏的词令,合上书页,用回忆一遍遍打开。

山花俏丽,河流淙淙。溪水淌过河石,一次擦肩便永不再重逢,这般清泠之音砥砺悦耳,却莫名生出一丝感伤。一次擦肩便不再重逢,想是如这人世仓促,无意有意间,多少过客,多少路人,可是,我还是很巴望与你一见,或是重逢。

大自然从不执着,春去秋来,从不会一成不变。可是大自然却是这般轮回有序,似乎是在守着一个诺言,年年复如此,季季生姿色。或暖或冷,或温或躁,从不隐藏,干脆而澄澈,简单又丰盈。

你我之间的距离隔着苍烟隔着河流,缘分的使然如这时光漫走。初见如夏,浓郁苍葱,复而生淡,缭绕出一丝秋风的清凉寡淡。

今天,还真的有秋天的味道了。窗台的风拨动了琴弦,弦音震落夏的苍羽,第一朵花瓣飘零,打在蝴蝶的翅膀,寻音,蝉匿迹而去,独留枝头鸟雀啾鸣。

浓郁的夏,滚烫的风烟从不闲置,生出葱茏模样,冠以云鬓簪花,又以轻步流云,像两个约好的恋人,赴世之约。如果你不能生成树的模样,终将被花吻落。誓言还在,依恋不舍,却季节分两段,临立秋之楣,频回首,却无奈被风牵走。

远处的堤岸,柳哨从未停歇,与风对立在缺口处,任心思淌过心口的河流,这一夜过后,张望的眼神里定然又是多了几许凄楚吧。

露珠凝白,在叶尖上滚动,许是谁沉吟的句子破折,随后凝重,再无法捡起一段繁华。熙攘之间,落叶飘零,或是随水,或是落入泥渠,或者不翼而飞,你再无法辨认它最初的样子。

万千粒子涛涛,尘烟漫漫,松风摇曳成阵,依旧披着苍葱,筑成一道城墙。这座山与那座山不仅隔着松林方阵,而且还有目光的延伸。

亭座平湖静幽幽,闲捡时光亭中人。残荷败叶,江山半壁坍塌,那鱼鳞沉入湖中,静水回见,从一朵莲花处经过,起身又回到自己的江湖。

日光开始晒不暖西窗,从峰顶到山腰一顿饭的功夫,华灯映红城市的孤独,一座楼挨着一座楼,却谁也走不进谁的门中。

炊烟缭绕乡村院落里那棵山楂树,倦鸟归林,月光先是铺满山坡路径,最后落在屋脊之上。屋内,留守的老人心里念叨着童年的歌谣:月明光,光亮亮,姥姥提篮看阿子,红荆棘,绿荆棘,扎了姥姥脚后跟

秋风先瘦,然后吹瘦万物草木,这时,心是瘦的,相思是瘦的,绿叶是瘦的,花骨是瘦的,矮下来的蓬草也是瘦的。有一道身影从眼前晃过,影子是瘦的,目光亦是瘦的。

飘零不见万物绿,扁舟一叶远水凉,天空凝出的泪滴,无味无语,却淋湿了寂静的窗与远处的帆,万千叮咛开始语无伦次,诉说的急促又伤感。这时风中传来讯息,翻飞出一地秋色,种子向秋的腹地远途,蒲公英打翻了誓言,跟着风流浪。

所有的种子有了定论,枝头摇曳或者土里深埋,有了清晰的轮廓。时光开始宁静下来,次第竞开的是枝叶婆娑,光阴从叶缝间筛漏,斑驳了流年,时光向晚,水中蒹葭一再苍茫。

不必呐喊出来,天空的碧湛明澈了眼眸,向着秋水深处流动。远处,白露清霜,抹上一笔清凉,暮夏深缄,翻转时令,当雁阵浮上苍穹,你知道流动的不只有年月,还有知温的心情。

0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寒秋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查看所有评论
猜你喜欢

深度阅读

?在线投稿
?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