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家有雨,那家生花

时间: 2019-11-11    阅读: 994 次    来源: 寒秋文学
作者:辰荥
“滚出去!”男人恶狠狠地吼道,门外的狗突然向门内看了几眼,又了然无趣地趴在了地上。
女孩低着头,眼角有泪水滑落下来,却也没有说什么,直接跑了出去。
正值黄昏,夜色悄无声息地蔓延开来,天幕覆盖之下,世界陷入了一片诡异的宁静之中。夜晚远方的灯火突然亮了起来,点缀成一些斑斓的色彩,不知何时起,天空上偶然出现了两颗星子,一抬头,透过树梢间的缝隙,远远地能够看见。
小女孩坐在一块青石之上静默了许久,旁边是一条小溪,溪水叮咚叮咚地远行。这时一个打着手电的人走了过来,电筒的光往这边扫了扫,刺眼而梦幻。
“这不是苗苗吗?你在这儿坐着干嘛?都这么晚了怎么还不回家?”那人问道,不过苗苗没有理会,依旧静默得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那来眉头一皱,丝想到了什么,蹲了下来,看着苗苗已经哭红了的双眼,叹了口气,道:“苗苗,你爸爸又打你了?”
这回苗苗不再默然,而是点了点头,来人再叹一口气,牵着苗苗的手,道:“到叔叔家去待一会儿吧,我去找你爷爷。”
苗苗没有拒绝,事实上,往日她也是这样渡过的。这个叔叔对此早已见怪不怪,只是每当看到苗苗哭红的双眼,总会升起一抹愤怒。不过苗苗的父亲,这村里人,也没谁能管得住。
夜里,苗苗的爷爷来找到了她,那是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脸上的皱纹似如蚯蚓一般在脸上蠕动,但就是这张苍老的脸,却让苗苗有了依靠一般。
“张爷,你也是好好管管你的儿子吧,你看看苗苗,还在这么小,你儿子就下这么重的手,这么下去,哪还得了。”带苗苗去他家的中年男子道。
对此,老人也只是叹了一口气,没有过多的表示,就牵着苗苗的手回家了。在中年人的视线之中,这一老一幼,似乎一样地高,一个步履蹒跚,一个小心翼翼。
路上,老人牵着苗苗的手,道:“苗苗,是爷爷对不住你,别怪你爸爸,都是爷爷的错,没把他教好。”
“爷爷,苗苗不怪爸爸,也不怪你。”苗苗细声说道。
等走至家中的时候,门边的那天狗兴奋地叫了两声,但看了看屋内,又趴在了地上。
屋里,中年男人正在喝酒,看到苗苗回来,瞬间把酒瓶砸在了地上,怒道:“谁他妈让你回来的,给我滚。”
老人听闻此话,不知从何处涌上来一股力量,一个箭步冲了上去,一巴掌拍在男人的脸上,怒道:“你给我滚!”
男人看了一眼老人,又看了一眼苗苗,气冲冲地跑了出去。至于究竟去了哪儿,老人并不关心。只是刚刚那一刹那升起的怒火,让老人的心中一阵倒腾,整个人的脑子都变得一些混乱,仿佛整个世界在开始旋转,而后倾倒。
老人病了,自这天晚上开始,老人早已郁结在心的情绪一下子涨了出来,然后生了一场无法治愈的大病。只是,他的儿子早已不见了踪影,自那天夜晚离开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
很长一段时间,苗苗照料着老人的起居,转眼之间,就是半年的时光过去,而老人的身体没有丝毫的好转,甚至,双眼不断地变得混浊,仿佛就只剩下了最后一口气。就这样吊着,始终没有咽下去。
某一日的夜里,苗苗早早地睡下了,老人默默地看着窗外,眼神中似透出了一点清明,但也仅仅就那一刹,然后就恢复了以往的混浊。窗外的月光很明亮,洁白的月光洒落在地上,仿若是落了一地的寒霜。
夜晚,各种虫鸣声此起彼伏,那条守着屋子的狗焦躁不安,疯狂地窜动,十分不安,引动着周围的邻居都是有些烦躁,连忙起身跑来了苗苗的屋前,骂道:“这狗怎么会事,叫个没完没了。”而后,那人看向屋子,喊道:“张爷,张爷,张爷?”
然而并没有人回应,那人诧异,又喊着苗苗,不多时,屋门开了,露出了苗苗单薄的身影。
“苗苗,你家的狗太吵了,你管管吧,还有,你爷爷怎么了?叫了半天怎么没有反应?”
苗苗吼了两声狗,没有丝毫效果,她便回屋去看,只是这一回,就没有出来,屋内的灯光明暗不定,闪烁其间。那人疑惑,走了进去。但很快,他就匆忙地走了出来,脸上还挂着一丝哀伤的情绪。
继而在夜色中失去了他的踪影,很快,这个小村子家家户户的灯都亮了起来,原本寂静的夜在此刻开始沸腾。
那一夜,老人走了,走得默默无声又惊天动地。苗苗的父亲在不知何时回到了家中,只是他的,已经瘦了许多,还有一只手,看起来若有若无,仿佛没了什么力量。
苗苗看着父亲,眼中露出一丝憎恶,只是看到其样子,又闪过一抹莫名的心疼,男人看着苗苗,想说什么,但苗苗旁边的人看到男人,怒道:“你还有脸回来!”纷纷抄起手边的家伙,就想打他,只是苗苗挡在了男人的身前,道:“叔叔婶婶们,别打我爸爸。”
那些人看到苗苗,心头一软,恶狠狠地瞪了一眼男人,才放下了手中的家伙。
男人走到老人的灵柩之前,跪了下来,这一跪,直到天亮,等男人站起来的时候,他的口中突然吐出了一口血,而后竟然也是倒了下去。
苗苗从夜晚守到天明,看到父亲的样子,大喊了几声,可是没有人理会,她不再多想,背着他的父亲就往远方去,门都忘了关,沿着小路一路往村外跑去,只是,她孱弱的身体因为背着男人而不断瑟瑟发抖,这一刻,她仿佛做着一个梦,梦中有人问她:“何必呢,他那样对你。”而苗苗却是一脸天真:“谁让他是我的父亲呢?”
男人不知何时突然醒了,看着苗苗,眼角含泪,忽然想起了许多往事。
0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寒秋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查看所有评论
猜你喜欢

深度阅读

?在线投稿
?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