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椅和凳子

时间: 2019-11-11    阅读: 735 次    来源: 寒秋文学
作者:木木式

我钻了进来。一个窄小昏暗的房间里,只有一条能坐下三四个人的长椅和一只与长椅相对而置的凳子——长椅上扭曲挤坐着七八个人,凳子上却空空荡荡。不理解他们为什么要全都挤在长椅上,对面不是有一只凳子吗?也可以站着或坐地上?

这些念头只是转瞬即逝,不愿在我脑海里作过多停留,因为里面早已住着一只猛兽,驱赶一切外来者,称霸一时!

黑色的长大衣将我的身体紧紧裹住,宽大的黑色帽沿自觉向下盖去,避免我跟屋里的人四目相对。但我知道,他们正死死地盯着我!从进来那一刻起,我就一直能感受到死寂般的房间里有刺痛的目光猛烈地向我扎来,无处躲藏。我在原地站立半晌,紧缩着身躯,目光滑过帽沿,谨慎地扫视周围,期以寻得一处安身地。同时,又时刻关注着屋里的其他人,警惕他们的一举一动。然而,我只看到踩立在地上的十几只脚,一动不动,再定睛一看,居然连裤腿都纹丝不动!我惊惧不已,赶忙移开视线,后背凉湿了一大片,如临深渊!最后,我将目光投向了那只孤立在黑暗一角的凳子。

顿了顿,我还是缓缓抬脚走向了那只凳子。

我小心地呼吸着,走过那条长椅,走向那只凳子。突然,一阵的声音出现,打破了房间原有的寂静。我悚然立定,如一座黑色雕塑矗立在长椅和凳子中间,连呼吸都消失无踪。那声音随之戛然而止,屋内恢复一片死寂,仿佛从未出现过任何声响。我双手紧攥,止住身体的颤抖,屏息太久而开始感到窒息,产生昏觉。但内心的恐惧不减反增,赤裸裸地暴露在我的意识面前,开始吞噬一切。

我强压着肆意的恐惧,双眼紧盯着前面的凳子,就像抓住了深渊里唯一的救生绳,死抓不放。

我紧了紧死死攥住的双手,咬紧牙关,再度迈开脚步。那声音也立即产生,并随我越靠近凳子,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清晰。到后面,咒骂声、嘲笑声、呵斥声、愤怒声、冷哼声、不屑声,纷杂错乱的声音直撞进我的双耳,在我的脑袋里肆虐绞杀,势要将我湮灭!我的耳朵开始嗡鸣,脑袋一片混沌,身体快要被撕破扯碎!

终于,我走到了凳子前,那声音也达到了激烈的顶峰,如爆炸般朝我湮压过来!我瞬即坐下,一切陡然塌灭,只听见一声明晰的冷笑之后,死寂如初,更甚从前。

在大衣和帽子的包裹下,我蜷缩着身子坐在凳子上,小心谨慎地呼吸着,很好地融入了周遭的黑暗,令人心安。

静寂了良久,突然有人起身的声音出现,我立刻警觉地朝长椅那边偷看过去。那十几只脚中,有两只动了几下,应该是站起来了,我心想。不禁心脏紧缩,血流加速。那人站起来之后并没有立刻移动,我知道他在盯着我,因为他的鞋尖正对着我。我屏住呼吸,不自觉缩了缩身子。那人看了我一会儿,就急匆匆地朝门口走去,然后消失门外。

从第一个人动了之后,长椅上的其他人也开始动了起来。我从帽沿和大衣领口间的缝线里偷偷关注着对面,希望从他们的脚上查探到他们的动向。我干着偷窥的事却丝毫没有得到偷窥的快感,有的只是遍目恐慌,满眼惊惧。

一双光着的瘦削的脚不停地在地上踮踩,往后缩了缩又往前放回,反复不停,不知是走是留。

穿着牛皮鞋的那双脚则显得轻松很多, 肥大的双脚自然舒适地向前伸展着,脚尖朝两边撇开。不知是因觉得有失礼仪,还是脚伸太久麻了,他又将脚收了回去,右脚向上抬去离开我的视野,左脚立定,略微能看到在抖动。想是翘起了二郎腿。

这时,我那双拘束在踏脚枨上的脚突然很强烈明晰地闯入我的感知里,就像是刚长在我的身上,疯狂争夺着我的注意力。我低头看我的脚,可大衣将它们严严实实地盖住了,但我能准确的感知到它们就在大衣下面。很明显,它们成功了。我沉思一会儿,又微微抬头看了一眼那只闲适的左脚和搭在其上的看不见的右脚,然后试探性地将早已麻木的双脚挪下踏脚枨,小心谨慎地放在地面上。整个过程缓慢轻微,不着痕迹,无从观察。

偷窥良久,我终于数清楚对面有几只脚。不算最开始走掉的那个人,现在屋里还有十二只脚,它们交叉着拥挤地呈现在我眼前,让我得以窥见长椅上的人挤坐的样子。

那个光脚的人被挤到了长椅的最左边,大半个屁股都是悬空的。他想站起来,或是想走掉的那人一样离开,但是在反复犹豫中,始终用屁股紧紧钩住那一点点位置。在长椅的最右边,两只脚笔挺紧并地直立着。这个人虽然也坐到了最边上,但他比光脚的那人要好,自始自终有着相对宽裕的位置容下他的身体。他一定手握着书本,上面定是写着法律或画了一杆长枪。

在长椅正中央坐着的正是那个穿牛皮鞋的人,他仰靠在背板上,跷着二郎腿,嘴里抽着名贵香烟。在这个人旁边空出来了一双脚的位置,与他占据的位置差不多大。应该是最开始走掉的那人的位置。在这个人右边,隔着那个空位置有一双穿帆布鞋的脚拘谨地交叉在一起,占着一块窄小的位置。穿帆布鞋的人试图往左挪一挪,但穿牛皮鞋的人觉得二郎腿翘着不舒服,于是将右脚又放了下去,两脚向两边伸开,屁股向右动了动,将那块空着的地方也占住。穿帆布鞋的人没做任何挣扎,只希望能往右挤压挤压手拿书本的人,但看了看书本上的东西,他选择紧闭自己的双脚。

在光脚的和穿牛皮鞋的两人之间还坐着两个人,也可以说是一个人。他们的四只脚交搭在一起,两个人相互紧贴,抱团占据着他们的位置,避让着右边穿牛皮鞋的人,挤压着左边的光脚人。

昏暗房间里只有衣服摩挲和鞋底擦地的声音,我独守一隅,默默偷视着一切,仿佛在看一场诡异的哑剧。但我知道,对面的人也在注视着我,自始自终。

我缩了缩脚,踌躇不决,最后陡然站起,把凳子让了出来。

顿了一会儿,一双穿着牛皮鞋的脚朝我走了过来,直接坐到了凳子上。我屏住呼吸,一动不动。但好像这个人的身体太过肥大,凳子又显得那样瘦小,明显难承其重。坐了没一会儿,他就受不了屁股传来的难受,重新坐回了长椅上。

见穿牛皮鞋的人坐了回去,穿着帆布鞋的人直接一个箭步奔出,径直坐到了我身旁的凳子上。他学着穿牛皮鞋的那人,双脚也向两边伸展开去,接着又翘起二郎腿,颠抖着翘起的脚。看着凳上的人,我心里泛起丝丝笑意。他坐在凳子上,闲适舒坦,却不知道他的每个动作都显得生硬别扭,滑稽可笑,令人捧腹。

这时,拿着书本的人起身朝凳子走来,他挥起手里厚重的书本,直接朝凳上的人拍下,将他打回到了长椅上。然后他自己坐到了凳子上,坐姿一如之前,端正自若,一身正气。这把凳子似乎很适合他,我这样想着。

可没等他坐多久,抱团的那两个人就一齐把他架着扔回了长椅上,占据了凳子。可是两个人挤在凳子上,比之前坐在长椅上还要难受,尽管恋恋不舍,他们还是切齿摇头坐回了长椅。衣帽包裹下的我也微微摇头,以示赞同。

见没人再去坐凳子,光脚的那个人站起身来,面露狂热,准备来坐凳子。但他走到一半,一本厚重的书被扔到了他身前。他盯着地上的书,站立不前,回头想重新坐到长椅上,却发现自己仅有的一点位置已经被抱团的两个人占据。气急败坏的他弯腰捡起地上的书,回到长椅边上,用书垫着屁股坐到了地上。

我低头看了眼凳子,又抬头看了看对面的人,轻蔑一笑。然后整了整衣裳,从容自信地坐了下去。

就在我坐下的一瞬间,一双牛皮鞋直接朝我砸来,紧接着又有几只鞋砸到了我身上,最后一本厚重的书直勾勾地砸到我脸上,将我砸翻在地。我连忙起身,仓皇惊惧的逃离了这个房屋!

我看见了,书上满纸荒唐!

0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寒秋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查看所有评论
猜你喜欢

深度阅读

?在线投稿
?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