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如诗,致我梦里的骑鲸少年(二)

时间: 2019-11-11    阅读: 503 次    来源: 寒秋文学
作者:作文800字

筱开始整夜整夜的做梦,甚至于晚上考了什么科目,她都能梦到,在梦里是乱七八糟的试卷,是站在讲台的老师,一切都很模糊,又充满了紧张感,没有恐惧。令人恐惧的是,她会梦见铭。

她在日记里写下:

2017年9月23日,XXXXXX深秋了,我独自站在一所漂亮的高中门口,地上铺满了金黄色的树叶,秋风萧瑟里,我看见一个清秀的少年坐在旁边的长木椅上和另外一个同学说话,他转过来了,他在对我笑,那一刻我好像认出了他来,我知道他是谁,我想逃开,但是逃不开,只能站在那里任凭他看着我,可后来他却装作,不认识我。

2017年11月14日好多次,在梦里,我都梦见了他,他站在浓雾的高楼上,精致的卧室里,在窗前,而我只是立在肃杀的寒冬里,背着书包,戴着帽子,在灰蒙蒙的带雨的天空底下,我站在路边等着什么,抬头却瞬间遇上那一只人影。我看见室内温暖的灯光裹着他的身体,他的目光刚好落在我抬起的眸里,相视的一刹那,猛然地,我下意识没命地转身跑开。醒来,一身冷汗,又是做梦。

梦境来了又去,铭也没有真正出现过,她从来没有忘记过他,依然给他发信息,真期待他可以看到,不过的确是这样的,有时候他会给她回信息,虽然只有几句话,够了。

还有不能忘的,是她的奶奶,弟弟妹妹。家里的日子越来越拮据。她偶尔会回家,渐渐地,她听到一些关于父亲的流言。

父亲好赌,欠债,当他在酒桌上挥金如土,万分潇洒时,他忘了他的家人,当他开着买来的二手车在路上奔驰,在身旁女子吟吟的笑声里,他忘了他的妻子。

可悲的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筱不知道。

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家中已是家徒四壁,三个孩子,一个老人,共同生活在脏乱不堪的房子里,靠着养老金度日子,母亲是一个负责的女人,但是也是一个要强的女人,母亲就是要让她的男人知道,没有她,如果他再在外边乱整,这个家就会散!同时她要赚钱,她不会回家。

这样并不能改变什么。

不要给她看,不要给,奶奶急忙挡住姑爹递过来的电费单,这位醉意醺天的中年男人喝醉了酒,张牙舞爪地挥舞着他手中的一张纸,脚步踉跄,眼神游离。

屋子里昏暗的灯光底下,筱正在复习功课,见有人来,就站了起来。

100块钱还是我帮你家付的他转身对着白发苍苍的老人说这位身体佝偻,皱纹满布的老人,一边强笑着,附和说:不要给她看,给我就行了

不要给她看,奶奶伸出她那双苍老的手挡住男人递过来的电费单。

筱的眼睛顿时红了,那个身子小小的老人,想要拼命保护她的自尊的人啊。

一股酒气从男人的胸膛中散发出来,他手舞足蹈,空气里弥漫着难闻的气味:我是看着老人生活不容易

她一把将单子抢过来。木讷讷站起来,面无表情,重重地哦了一声。

你看那人推开奶奶,仿佛筱是一个不认识字的人一样,指着字儿开始教起来,你看,这个是付款人

你看,这个100在这里

你看

眼前逐渐模糊,奶奶还在旁边看着她,筱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但是她死活也不肯让它掉下来,她知道,一掉下来,就收不住了。

她不能。

什么感觉,她不知道,她只是觉得,只是觉得自己像是站在舞台上,被人剥光了的小丑。这个自称为姑爹的人,正在观摩着这一切,像她欠了他几百万一样,那一刻,她真的想杀了他!

指导完毕,只见这位中年男人把那张电费单又从筱手里一把扯了回去。

这个我留着吧,你们家孩子多,怕掉了

他不过就是想拿回去,作为日后还钱的证据罢了。

这个醉酒的男人终于离开。

筱找了理由说自己要写作业,写作业的时候,不能打扰哦她这样跟奶奶说。系着围裙的老人连连点头,离开房间的时候轻轻地关上了门。

她背对着门,呆呆的坐在写作业的桌子边,望着桌上的五年高考三年模拟,摊开的历史教科书。一颗大大的泪珠嘭地滴在书本上去,接着是第二颗,第三颗,她觉得心里呼吸不过来,所有的孤独,不安,所有的无奈,全部拥挤在心尖儿上,当初是怎么去上学的,又是怎么逐渐从差生慢慢进步的。突然一下子全部来了,来了啊。她倒头把自己埋在被子里失声痛哭!

秋天的夜晚很凉爽,她双手抱膝呆坐在床上。

拨通了一个她曾经无比熟悉的电话号码。

不一会,熟悉的声音传来。

时光:喂

筱:喂

她的声音不得不变得低沉,沙哑。

时光:怎么了?出什么事儿了?

筱:没没什么她抬手抹了抹眼泪,轻声地说。

时光:最近你还好吗?

嗯听到这一句话,她哽咽起来,她已经不能再多说一个字了,她说不下去, 好像每一个字都在心里卡着,把她的灵魂割成一片一片的,她遍体鳞伤了。她开始小声地躲在被子里哭泣。

对方听到她的声音,不由得震惊了一下你怎么哭了?

继而,他用好久都没有过的温柔的声音梳理着她悲伤的情绪,你别哭啊接着他又说:我一直都在,一直都在。然后,静静地听她哭。

电话里,她泣不成声,只好由电话转为发送消息。筱断断续续小声哭着,自她长大以来,背着好多关于大姐的责任,从小学起,她就要照顾家里的人,这么多年以来,妈妈一直告诉她要包容弟妹。可从来没有人说过,筱也值得被人关心,妈妈的话在家里就是权威,就是一切力量,筱觉得自己像一个石像,永远的微笑着,那内心的毫无波澜,此刻正翻涌大大的浪花,一阵一阵向她涌来。因为这个叫做铭的少年。此刻,她感受到了从来没有感受过的温暖和爱,她只是突然觉得好感动,他俩是今夜的两颗星星,互相依靠,靠着互相的光取暖,虽然很远,但又很近。断断续续的啜泣转变为半哭半笑的,少年以他的幽默,他的温柔,彻底地征服了她,服服帖帖的。

后来的她不曾忘记那个温柔的夜,真的,即使在以后很多年。真的,就为了这样的一个夜晚,即使是要毁灭她,无论是怎样彻底的毁灭。一切,她都甘愿承受。

学还是要上的,高三不会因为任何东西而停滞不前。墙上的红色日历一张张,一天天逐渐减少。奇迹般地,她又联系上了铭,这个以时光为昵称的男孩又经常出现在她的消息页面里。

只是,铭不再追问那么多的问题,筱知道,他也在备考,所以她不怪他忽略了自己。她依旧给他发晚安,早安,她也会很可爱地告诉他:我想你哦。但是他们从来不是男女朋友,他们只是朋友,这就够了,她是欢喜的,因为有他。

铭告诉筱,他成了走读生,中午他没有睡午觉的习惯,就拿着题目去问别人怎么做,对于分数,他只能努力考一个好一点的二本。筱不知道高二这一年来,铭到底经历了什么,只说:一起努力!

高三,在寒冬中过去了一部分,不知不觉已是五月,接下来就是决战前的奋战。

筱一个人坐在昏暗的教室里,外边的天空预兆着南方暴雨将要来袭,一团非常大的乌云在天边聚集起来,黑压压的长天底下,几个零零散散的同学在快走着。那时候的她已经是在文科实验班待了差不多一年,筱抬起头望望窗外,当初她一路走来时路过的梧桐树正长的茂盛,如今就在窗外立着,那样的绿意盎然。就在她伸出手正欲去拨动落在窗台上的一片枯叶,五月的雨,此刻来的令人措手不及,大雨霎时豪爽无比,劈里啪啦地直往这人间坠下来,果真是一场疾风骤雨啊。下午五点了,教室里没有开灯,只有她一个人,其他同学还没有来。

手机里一条信息叮咚地跳出来。

时光:你在吗?筱

筱看着信息,转了一圈儿笔,随即突发奇想在写满运算公式的草稿纸上,写下一个漂亮的铭字。然后拍下来,发过去。

时光:好看

筱的脸上浮现出笑容来。

筱:是的呢,因为是你的名字,再加一个笑脸。

时光:我单招过了

她有些不明所以,单招?是什么意思呢?

原来,他去读了专科。

筱打趣他,说他是离开她半路出家了。

时光:哪里的事,没有,不过是换一个学校读

这时候,教室里的灯突然啪的一声,亮了。白色的灯光落在窗台叠起的书本上,英语单词本,各种装订好的模拟卷,她看花眼了。手机里再次弹出叮咚声来。

时光:我都已经在家里待了很多天了,到时候直接去上学就行,忙去了啊,拜拜,加一个笑脸。

她也笑了,再次抬起头来,此刻她才发现窗外原来已经这么黑了,梧桐树的影子在教学楼的灯光里立着,那轮廓,精致。

六月是预谋了许久的战场,却来的匆匆。大大小小的月考、周考、日考的煎熬之后,筱走进了真正的考场。

关于这三年是发生了什么,她都记得。毕业那晚上,她和另一个女孩子,站在学校的最高点,把所有的秘密,所有的故事,都全部放出在风声里,那几栋高大的朱红色教学楼全部都亮满了灯光,最前面的楼层是高一的,左面的是高二的,最后面的,还有一栋老教学楼,矮矮的六边形的教室,长满了梧桐的,是高三的,高三是没有灯的,她终于毕业了。

说不上开心,说不上失落,那一刻,她的心里就像当初来的时候,或许是被震撼了,没有感觉,可是这些风景她都欣赏过了,三年,面对着过去的三年,晚风吹落了她的眼泪,她觉得自己轻了,突然有些不习惯,原来,该经历的就是这样经历了吗?我仓皇的,曲折的青春啊。

泪眼朦胧里,筱仿佛看见一条时间的银河正在眼前缓缓地流着,缠绕着这些教学楼,这些操场,这个校园。那些高一、高二的教学楼里,正有人在她来时的路上以不同的方式努力,那其中也会有这么一个她吗?陌生人,我替你祝福。

可是这个晚上,筱没有提到铭,这个在她的手机里,陪着她,关心她,爱护她,也是她想念的人。他永远是她最大的秘密,仿佛一分享就要失去。

筱开始变成了一个安全感极弱的女生,从毕业,到填志愿,到放榜,她榜上有名,在省内的师范大学读书。

在等待开学的日子里,她又开始整夜整夜的噩梦,在梦里,总有一个很大的黑洞,那么幽深,追着她,像是要将她吞噬。铭的消息越来越少,几乎高考之后就不再来消息了。

筱很想他,她开始意识到,他是谁?我喜欢的?喜欢我的?还是朋友。

这年,筱读大一了,于是渐渐地,筱和铭的对话板上总是这样的:

筱:在吗?你在干什么呢?

许久,没有人回复。

筱:凌晨四点半了,做了恶梦,好可怕,加一个紧张表情。

筱:早上好哎

手机往往在这时弹出一条信息来。

铭:早安,加一个小太阳。

筱:我跟你说哦,我梦见了,于是筱就会一五一十地全都绘声绘色地描述出来,点击发送。

五分钟过去了,十分钟过去了,一个小时过去了。不知不觉晚上了。

筱:晚安

时光:晚安,加一个月亮。

她只是想和他说说话,又怕打扰他,还是小心地发了一条信息过去。

筱:你今天很忙?

五分钟过去了,六分钟过去了,一个晚上过去了。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筱上大二了。铭一直在北方的学校上学。筱有时候会给他打电 话,那时候,他会哼起歌儿来,筱听着,觉得他还是在乎她的,不然怎么会给她唱歌听呢。

当筱的电话打的多了,对方开始不厌其烦。

铭说,我要打游戏,一张又一张的游戏图片发过来,筱看不懂。铭说:我很忙的,筱懂了。

她尝试过不去打扰他,就像许多女孩子做的那样,故作矫情把他这个网友删除,因为那时候,铭又会紧张起来,连忙给她发信息,打电话,哄她。

同时她会莫名觉得难过。删除网友这样的把戏,当她做的次数多了,对方又开始不厌其烦。她是喜欢他的,这样的喜欢,越来越如履薄冰,越来越小心翼翼,她是多么害怕失去,于是她想要不顾一切地去抓住每一份能够抓住的可能,他的温柔。

筱突然发现,她早已经疯狂地爱上他了,不,这不是喜欢了,他是哥哥一样的存在,怎么会呢?怎么可能喜欢呢?我只是想要你在我的身边,仅此而已,仅此而已啊。她愿意把她的一切都给他,包括她的生命,只要他想要的,只要她能给的,统统都给他。筱真的疯狂了,她看很多很多的文学书籍,那些美丽的故事里,每一个都能让她想起他,一个美丽的梦幻,我爱啊,我想,我喜欢,请不要离开我,如果你离开了我,我是那么难受和孤独,我要流浪了,变成风横扫大地的凄凉,我的大地是凄凉,我的尊严,尊严在随风吹,一片一片成为雪花,落在你的衣领上,看一眼吧,然后落在你的脚底,为你周围的生命提供另一种生的可能。

终于有一天,筱告诉铭。

筱:你家在哪里?我去找你吧

那时的筱站在阳光底下,她正路过学校的银杏树底下,这是大二年级的初秋。

接着是对方毫不犹豫发过来一条信息。

时光:河北,P地,你去哪里都行,就是不要来找我

直白的话语之后,她一阵沉默,发了一个好字过去,之后对方再没有回复了。

天空还是那么湛蓝湛蓝的,深秋里的树叶飘落了一地,什么时候在梦里见过的场景,竟然幻化成这般模样。上大学以来,她看过很多书,三毛的,张爱玲的,莫泊桑,福楼拜,那些形形色色的故事里的人物形象,那些精彩的阅历,在她的心里铺展开来。她想起自己曾看过关于香奈儿的一本传记,大概是说:此刻我站在阳光里,我没有家人,没有孩子,周围像是下了雪一样,一片孤寂。

那么,筱呢。她没有了方向。

她又开始想尽办法希望能够得到他的关注,她希望他多和自己说说话,可他总是很忙,不是在打游戏的途中,就是在睡觉的梦里。

有时候筱觉得,铭,这个时光男孩,越来越冷漠,甚至脱离了她的生活。从前的筱是孤独的,一种不被人理解的孤独,直到他出现,于是筱愿意将自己投入他的大海星辰,总感觉,有他的存在,就很安全,仿佛在心里种了一颗星星,当周围都是暗夜的潮水袭来,他是唯一的光源,就着这光源,就能找到美丽的地方,谁曾想,一去无所依。

飘飘荡荡,也就是这一天,她终于到岸了,却又不得不含着眼泪,看着他逐渐远去。男孩说过:不会有人真正能够永远陪着你一辈子的,他是在暗示吗?可他的逐渐远去,连再见都不愿意说一声,那么迷朦。

七月的风,八月的雨,卑微的我喜欢遥远的你

时间过去许久,灯下的筱还在涂指甲油,仔仔细细,涂到眼泪也跟着掉下来,落在她白皙的手背上。筱忍不住又拿起手机,好歹昨晚对着他哭了一场,想起他后来发了几条语音过来,只是她不敢听,她不知道她听到的会是什么。

喜欢一个人需要多长多远多久的距离?也许是忽然之间,无数个这样的忽然之间,聚集起来成了最后的难以别离。她躲进厕所,鬼使神差地还是打开了他发过来的语音——只有很简短的三四条。

窗外的微光落在其它宿舍的屋顶上,语音刚好切换到最后一句时,他久违的温柔的声音缓缓流进她的耳朵里,却是这样一句话:

忘了我吧,以后你还会遇见更好的人

莫名其妙地,她感觉自己气不过,你就是一贱人!,各种谩骂,她一边发也是一边哭,最后哭累了,直到天空露出了鱼肚白,她才又回到床上睡觉。

中午醒来,筱想着自己再也不要理他了,接了个电话便坐上公交车去火车站接同学,说是要来大学玩儿的。

今天火车晚点,筱无处去,进了超市旁边的百货大楼,坐在咖啡厅里,靠着高楼的大玻璃窗,望下去,来来往往的人流,好多的房子,车子。还有一条最边上的小巷,幽深幽深的,地上脏水横流,只铺了几块砖头踩着来去,那小巷她去过,散发着一股浓浓的怪臭味,却也还有人在那里卖吃的,那是火车站最便宜的餐点了,但是人们来来往往,很少有人注意到那里,真稀奇。下午四点半。筱看了看手机。

——突然地

她突然地——发现,

时光男孩,从列表上不见了。

她的,唯一的存在了四年的特别关心。

消失了——

是你自己走的吧?是你自己走的。

她将头缓缓靠在玻璃窗上,用手轻轻搅动咖啡,一直转啊,一直转,这回筱没有哭,她只是隐隐约约感到有一簇绿色从心底慢慢长出来,长出来,往上升,是来自那灵魂的忧伤,快乐,忧伤,一下子刺痛了心头,又忽然平静下去,陷落下去,忽然无迹可寻,她突然整个人躺在椅子上,那一刻,她恍然明白了这种感觉——释怀。

曾经她是多么渴望,有那么一个人,他,能够容纳下她的孤独。但是她不知道,其实这样的孤独是不完整的,真正能够放下的,安心守护的孤独,应该是完整的。也许在很久很久以前,我们还未遇到一些人一些事,那时候,这个世界上就有某个和我们相知相通的东西,它们有我们另一部分的灵魂与孤独,我们一生之追求,就是去不断地遇见,不断地经历,靠着千千万万的机缘巧合,然后把自己的灵魂与孤独,慢慢拼凑完整,这些个零零碎碎的靠在一起,就叫做——心安,还能需要什么呢?

我本来是残破的,但是遇见了你,我慢慢变得完整。我谢谢你。

世界之外,筱听见窗外奔流不息的车辆声,来来往往的人潮拥挤的声音,窗内,柜台处的旅客在点餐的声音,各种声音里,这些声音渐渐清晰起来,各种不同的岁月在交织成画,画上的色彩斑斓,是流动的,每一秒都在融合,碰撞,变幻,其中的奥妙,玄而又玄。

再后来,筱也成了那人潮里的一分子,她站在出站口等着同学的到来,站口人很多,老人,小孩,年轻人,这些人穿着不一,谈吐不一,经历不一。火车站外,熙熙攘攘。有的人在等待,有的人正要出发,有的人的生命才刚开始,有的人的生命已经接近结束。

这时她多么希望有一个人能够喊她的名字,就在拥挤的人潮。那么,她将要大声回应着,很大声。那年她一个人远赴他乡去上学,她就很希望有一个曾经熟悉的人能够喊出她的名字,可是没有,火车马上就要到点了。她想把头仰起来,于是恍然间她看见天上的两朵云,就在那最高的两幢建筑之间,迎着风吹,相聚后,却瞬间相离,那些相遇所幻化而成的美丽都在光里五颜六色地散了,一缕夕阳暖轻落在她的额头上,她突然地被感动了。

陈筱!

后记:

在我们的青春里,或许会有这样一个人,也许你认识TA,也许你不认识TA,也许你认识TA,但是你没有见过TA。但无论是怎么样的,当时的你也许愿意极尽可能地,把所有美好的东西都给这个人,是的,所有的美好,承载了我们所有的想象,是星辰大海、山间湖泊。

身边有一个女孩儿,她有一个男孩笔友,彼此经常书信来往,很多年了,但是都没有见过对方,这份流转于文字上的美好,女孩常常与我秘密提起。有时候想想,真的非常羡慕这样的友谊,也许是友谊吧。有一句话:爱对了是爱情,爱错了是青春。于是不禁想起多年之前听说的这样一个故事来,于是写成了上面的《青春如诗,致我梦里的骑鲸少年》。

亲爱的读者朋友们,不知道,在其中有没有你的影子呢,这也是一封写给你的长篇的信,如果你孤独,但愿可以抚慰你,每一个人都不是一座孤岛,最初听这句话的时候是看董卿主持的《朗读者》里,又想起曾经读过一本书,名叫《高山上的小邮局》,讲的是每一个陌生人之间书信传递的故事。

愿每一个能够读到《青春如诗,致我梦里的骑鲸少年》的你,若是想写一封陌生的信,若我有幸能够聆听,期待你来,这里同样有大海星辰,山间湖泊,没有人是一座孤岛,不过是时光里孤岛和孤岛的相逢。

0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寒秋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查看所有评论
猜你喜欢

深度阅读

?在线投稿
?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