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如诗,致我梦里的骑鲸少年(一)

时间: 2019-11-11    阅读: 810 次    来源: 寒秋文学
作者:儀诺东方

我曾经喜欢过一个人,可是我从来没有见过他。

也许很远或是昨天,在这里或在对岸,长路辗转离合悲欢,人聚又人散

凌晨一点,筱独自坐在书桌前,一边听耳机里的歌曲《只要平凡》,一边慢慢涂指甲油,放在台灯底下一看,就像一颗颗晶莹剔透的红石榴。

时间倒退到一个小时前,零点。姑娘斜靠在大学寝室的走廊边上,晚风轻拂,带有秋天的寒意里,她的话几乎是梗塞着,慢慢挤出来的,她说:铭,你知道吗?我现在一个人站在走廊上。

她的眼泪开始顺着脸颊流下来。

我从来不穿着睡衣乱跑

这里有好多灰尘

你知不知道姑娘感觉自己的胸腔在不住地起伏。

当你说,你在P地,让我不要去找你的时候她的声音逐渐变细,你知不知道,我有多难过?

哽咽一下子变成了不成声的哭腔,都录成音用QQ发了过去。

很久很久以前,筱在家乡的镇上读中学,农家出生,是家里的最大的孩子,在她底下还有两个妹妹,以及一个小弟弟。爸爸妈妈为了赚钱养家选择在离家千里之外的沿海地区给人家打工,于是留下了筱,和弟弟妹妹们,与奶奶一起在镇上租房子住。

家里生活本来就拮据,一个烂掉的电视和沙发摆在客厅里,两三张床挤在两个小房间里,边上的墙体早就脱了皮,每逢下雨天就容易掉下来,一根铁丝由墙体的东西两边拉过,自然而然地成了挂衣服的地方,那底下的鞋架,总是铺满了厚厚的灰尘,上面放着大大小小的鞋子,带泥而厚实的运动鞋,里面总是塞着不知多久没有洗过的袜子,旁边,也总是会有一堆混乱的衣服搭着,上面经常沾满了猫毛,狗毛。筱的家里,奶奶是养猫的,妹妹总是抱着猫睡觉,如果是养小小狗的时候,则抱着小小狗睡觉,然后就沾满了狗毛。

这一年,筱15岁,初三了,她成绩不好。在农村,大家都说,读不起高中,那就去读职业学校。可是筱不想,她对自己说:努力!。

一个再平常不过的傍晚,筱从中学下自习回来,收拾完毕之后,家里的人都陆陆续续去睡,她把吃饭的小桌子移到电饭煲的旁边,因为那里有插板,能为台灯充电,筱拿出书本,开始如往常一样趴在小桌子上复习。

密密麻麻的化学试题在那一圈白色灯光底下,一个一个被解决。

她揉了揉眼睛,瞬间把眼睛睁的老大,望着那些化学公式。突然的一个想法从脑子里蹦出来。

筱想起白天的时候,朋友调侃她:你一点都不时髦,连QQ都不见你玩儿,同学们中不乏对这些早已轻车熟路,可对初三才拥有手机的她,线上好友寥寥无几,更何况,她的手机还是——别人眼中的大哥大,老年机。

她诧异了一下,连忙解释道:怎么不会?只是我不觉得那有什么好玩儿的

身边的人立刻朝她做了一个鬼脸,歪歪扭扭的说:那是因为没有人和你聊!,这话一出,筱愣住了。

朋友并无恶意,但那句:那只是因为没有人和你聊!却深深地烙在她的心上,有一个声音在对自己说:你没有朋友。

在这样的灯光底下,在这样的夜里,她守在小桌子旁边,萌发出一个想法,试一试吧,就试一试,她把手伸过去,拿起一边正在充电的小手机,想了想,便用手拨弄几个键,按键手机上那经典的蓝色QQ页面弹出来,她觉着自己在干一件惊心动魄的事情,每按下一个键,她都感觉自己的心在扑通狂跳,筱在寻找,那个可以搜索出一切好友的点。

几分钟后。

终于,一个男孩的网名在她眼前出现——时光。她按下确认键,这就是加好友了,她这样做了。

一秒之后,一分钟之后,小手机还是静悄悄的,她有些失望。

正当筱提笔打算写物理时,嘀嘀嘀,那手机,魔力般地响起来。

时光:你是?

筱不知道该回复什么,我

时光:是在等人吧

筱:没有

时光:你好

筱:你好

时光:爆照呗

筱:不行

说着,男孩发了一张照片过来。她好奇的打开了,却发现了一个不一样的世界。照片里,一个穿着蓝色短袖、戴着副眼镜的男孩,两道帅气的眉毛下藏着一双漂亮的眼镜,在他的身后,净白的墙壁,木质的带有花纹的衣柜,还有城市里的防盗门,显然,这还只是在他的房间里,那房间之外呢,房间之外又是怎样的?恍然间,筱似乎看见了,大大的落地窗,她一直希望自己未来的房子里能够有大大的紫色窗帘。然而,这一切,是多么遥不可及。年少的心总是想要藏住自卑的,她藏住了。

时光:在吗?

筱:我在复习,中考

时光:这么巧,我也是,加一个笑脸。

筱立马想到有好多题目不会做的地方,便询问起对方来。男孩很大方,毫不吝啬地帮她解答,他告诉她,有不会的地方,他可以帮她,尤其是他的数学还可以。后来他告诉她,他叫铭,家在河北。

就这样,筱和铭,这个网名为时光的男孩,在这样一个普通的夜晚他们知道了对方的存在。

随着他们渐渐熟络,从初时交流作业问题,到后来就交流学校发生的趣事,于是他们每天晚上都会说上一小会儿,这是一个幽默,帅气的男孩她心想。几乎每一次当筱准备写作业的时候,他总是在,从那时起,筱学会了说:晚安,再发一个笑脸。

可另一边,筱慢慢地变得自卑起来,铭偶尔还会提到爆照,可是他不知道她的手机不能发图片,她也没有一张好看的脸蛋,更没有富裕的家境,漂亮的背景,他会接受一张坐在电饭煲前,以破沙发为背景的照片吗?答案是肯定的,不会。

于是当她知道他越多,她就越自卑,越是感觉自己卑微。

筱没有告诉铭,自己是在怎样的一个,与他根本格格不入的地方生活着,这个地方,张扬着她所有的年少不安。

有时候她觉得自己是一个坏孩子,因为她竟然觉得家庭是自己不堪的一部分。但是当她能够拥有那晚上的小时光,就那么一小会儿,能够和他说上话,她就觉得,够了。农村的夜空,星星是非常多的,他告诉她,以后可能有个夏天他可以乘短途火车来她这里玩儿。但筱只能是含糊的附和着,她不能答应。眼前浮现出他微笑的样子来。

许多个月之后,初三毕业的夏天,中考放榜了。

筱接到自己成绩的时候,觉得自己能考上。

最后的结果却让她大吃一惊——榜上无名。老师说,是志愿填报的时候出了差错,学籍的名字与户口本的名字对不上,筱彻底懵了。

筱的学习,从小学到初中,再从初中毕业,她从来没有依靠过任何人的管教,包括她的父母,他们只是负责给家里生活费,妈妈说她什么都不懂,妈妈说,读不了书就去打工,就去职业学校,那最实在!

可是筱不肯,她向妈妈说,她一定要想办法上高中。妈妈拿她没有办法,硬是说家里没有能力找关系让她去上学,也更没有钱供她。

筱是固执的,七月,那些黄沙翻滚在大马路上的日子,她一个人坐着农村客运,离开小县城,去市里,从小到大第一次出远门,因为她听说那里有一所高中,只需要交了钱就可以进去,当她走到那高中的大门的时候,她却退缩了,那一排排的不就是工地上临时搭的铁皮房吗?在此之前,她竟然不知道,还有这样的高中学校,在门口迎接的人,两三个自称为学姐学长的人时不时互相打闹,说着些让人脸红的话。

那是个鸟鸣不断的下午,她一个人坐在学校里的大树底下,面对着低矮的教室,还没有自家院子宽的操场,边上立着的升旗用的铁杆,顶上还飘着的鲜红的五星红旗,她感到旗杆似乎也变得矮了,一切都矮了,小了。

筱打开手机,一条信息嘀嘀嘀地响起来:在吗?你在干嘛呢?。

这次她没有回复,她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回复。

回程的公交车上,夕阳透过公交车窗洋洋洒洒地照进来,筱什么都没有想,只是觉得这样,好美。逐渐一种朦胧的感觉,带着轻轻的忧伤覆盖到心头上来,孤独。

晚上的时候,跟铭说了晚安,再发送一个笑脸,之后,便把手机关了。

下一刻,15岁的她却抱着膝盖躲在被子里悄悄地哭了,月光澄明,泻落窗棂,地上摆着白天被她走烂了的凉鞋,一根细细的带子独自翘起来。

第二天,当她正撸起袖子准备洗衣服,她没有意识到,一个或许将要改变她一生的电话就要响起。在离家很远的地方,另一个城市,一位她不熟悉的大伯突然来电,电话是奶奶接到的,老人家的声音突然在房间里响起来,筱,筱,你快来听听,你来啊,筱以为出了什么严重的事情,奶奶不住的摆着手,拼命朝她睁着眼睛。你大伯说给你找到了一个学校,你快来跟他说说!

她连忙接过电话,与对方支支吾吾了几声,筱先是愣了几秒,突然反应过来,整个人像是被抽空了一样,又是一阵欣喜,连忙收拾了书包,只是开口跟奶奶要50块钱当车费,这还是头一次,她只要50块钱,可是奶奶给了她100元。

于是,筱乘火车去到一个陌生的城市,见到了大伯,他对升学一副很了解而且势在必得的样子。在大伯的帮助下,人生种第一次坐在充满利益气息的饭桌上吃饭,看大伯和几位学校老师礼尚往来,她觉得压抑极了。

后来,大伯让她通知家里的父母可以准备学费了。

什么?两万块钱?她惊讶的叫出来,这么多

大太阳晒的马路上发着白光,郊外的草木上都落满了灰尘,大伯蹲在屋檐底下,说:这个学校可是市里最好的高中,省里排名都很靠前,他点燃了烟,继续说:里面的学生都是好学生,有的人挤破了头都挤不进去的,你能去,这已经很幸运了

筱犹豫了,她知道自己的成绩顶多只能上当地小县城里的高中罢了,更何况这个是市里面最好的,而且还需要那么多钱啊,她怎么跟妈妈开口。

果然,她在电话里才开口跟妈妈说起学费事情,电话的另一边就炸开了锅:

我早就跟你说让你不要去了,你去读个职业学校会怎么样?,现在弄成这个样子,你们自己倒好,酒席也请人家吃了,面子也出去了,你和你奶奶在家里是干了什么事情!

筱着急得都快要哭了,她觉得自己已经没有办法了:我保证我一定会好好学习的,我会考上大学的,我向你保证!

本来就专制的妈妈瞬间暴跳如雷:陈筱我告诉你!老子不只是养你一个人!你有没有想过弟弟妹妹怎么办?你个自私鬼!

一旁的大伯见状把电话一把抢过去,走到另一间屋子里,关上了门,跟筱的妈妈交流起来。

她站在烈日底下的沙堆上,大伯家里是开工厂的,有很多和水泥用的沙子堆。老子不只养你一个人!,这一句话在她的脑海里激荡着,变成了冬日凌冽的寒风,呼呼吹着,一刀一刀刮着。那天她站在阳光底下,却感觉到如大雪飘飘的寒冷,只有她一个人孤独的站着,多年之后这句话的力量从来没有减弱过。

其实那些日子是不容易的,每一天清晨,筱都不想醒来,她必须面临一天的抉择。妈妈已经说了,不会让她读,爸爸性子软弱做不了主,竟然让她自己打电话给远在他乡的舅舅借钱,她怎么开口呢?大伯说,这太荒唐。

终于,在大伯日复一日的劝说之下,筱的妈妈决定让她去上学。

当筱一个人拎着行李箱,箱子上绑着自己简单的被褥,走在那所,大伯口中的好学校的时候,她的心里已经没有了感觉。教学楼,办公楼都很漂亮,很大,一幢幢朱红色的墙体,一道道台阶,阶梯旁生长的梧桐树,一排排立开来,阳光从树叶的缝隙里照下来,斑斑点点,如梦似幻。

由于筱去的晚了,高一的学生早就已经军训了好多天,她不过是一个高费生,是这样吧。老师安排她站着操场之外——看别人军训。

筱自顾地在清晨随着人潮出寝室,夜幕又随着人潮回寝室。寝室开放的时间是按照军训来的,她必须起早,也必须晚归。但是一切活动都必须在学校里。所以她不知道该去哪里,在这里她一个人也不认识,谁也没有和她多说几句话,只有一个守寝室的阿姨,晚些时候阿姨看见筱总是在别人没有回来的时候就在寝室楼下等着,没有地方去,就好心收留了她在自己当值的值班室里休息。

军训结束的最后一天,她坐在篮球场的台阶上看底下操场上的学生在阅兵,不知不觉睡去了,醒来时候已是红霞满天,这是俯视校园的最高点吧?风吹动身边的草紧挨着她,吹起她前额的刘海,筱从书包里拿出笔来,在草叶子上写下几个字:梦想,回来。

第二天正式上课,筱便选择了最后一排的位置。

铭总还是和她说话,铭说他也上了高中,他们那里最好的高中,让筱惊讶的是,铭的妈妈砸钱才让他上的高中,而他的分数只差一点儿。我们是很相似,但是又很不同。

秋天的时候,校园里的梧桐树叶大片大片地掉下来,妈妈从省外给筱寄了一个白色的新智能手机,交话费送的。

此后关于时光男孩,铭。她终于知道了更多关于他的东西,QQ聊天的页面更加大了,更加漂亮,好像就是在这里她自己也变得漂亮起来。

由于学习的压力,筱变得越来越孤僻,她是高价生,她的成绩差,她长的不是很好看,还有点矮,有点胖。开学就坐在最后一排,此后就一直坐在最后一排,虽然在最后,但她一直都在试图努力着。于是,当同学们都还在冬天清晨的梦乡里不愿醒来,她正迎着天边几颗稀疏的晨星冒着冬寒走在晨读的路上;当同学们下课都在休息,打闹,她在角落里默默地掏出英语单词本儿;当同学们吃完午饭都去午休,她独自在教室里写着她曾最讨厌的数学题。

每每到了晚上,铭会发信息过来:

时光:等你下课

她很开心地按下发送键。

筱:下课了

十五分钟过去了。

时光:你休息了吗?

时光:给你看图

接着筱的手机里一张泡面的图就出来。

时光:铺上的哥们儿把泡面放在床上,刚刚一脚踩进去了,哈哈,笑死我了,再加一个笑哭的表情包。

筱觉得在这些聊天里,她感觉很放松,每天晚上都能够收到他的信息,她觉得快乐极了,直到高一那个冬天的夜里,她第一次紧张地站在走廊上给他打电话。

筱:喂

对方安静了几秒。

时光:喂

他的声音真好听,筱不由自主地愣了一下,仿佛整个人就随着这声音飞了起来,突然又不停往下陷,无尽的温柔,就像电台里的男播音一样。在小心试探之后,他小心翼翼的声音随着传过来。

时光:你是怎么加到我的?

筱有些不知所措,在她眼里,他们已经认识了很久了,可是她没有想到他会问这样一个问题。

筱:因为看到,所以加了啊

筱的声音也是很温柔,很好听的,用别人的话来说就是——音色很好。铭初次听着她的声音也不禁夸赞,此后的每个晚上,几乎是每个晚上,他便带着他的欢乐,携来他的神秘,静静地听筱说话,给筱分享他的学习生活,慢慢地,筱发现,铭原来也是会黏人的男孩子,因为他会发一个气嘟嘟的表情,哄着她跟他讲电话,一起用唱歌的方式背诵《蜀道难》,她会唱歌给他听,最喜欢听你唱歌儿了他说。

这不仅没有影响到筱的学习,反而让她安心了。

在班上同学的眼里,筱是一个安静的女同学,喜欢看书,做读书笔记,很少说话。筱非常努力,从来不在课堂上打瞌睡,也许是那些她写在课本上的密密麻麻的笔记,锁住了她的心,她也从来不会用周末的时间去逛街或者一头钻进奶茶吧。

但是有那么些时候,当她站在大操场上回望清晨浓雾里的教学楼,冬日的清晨很黑,几乎教学楼每一层教室的灯都亮了,都笼罩在雾里,光似乎由白色变成了褐色又夹杂了幽幽的紫色,就在那些时候,她常常回望,恍惚感到眼前无边的恐惧在向她袭来,她仿佛要看到那座城堡要飞出来乌鸦、蝙蝠、恐怖的魔法,她成了站在荒原上的一只人儿,只是一个小小的点,那么无助,孤独。但是她不愿屈服,自己是站在人堆里的,怪物敢来吗?那就来吧。可是她终究是被锁住了,只是在这样的日子里,每当她想到那个小小手机里藏着的秘密,嘴边的微笑就浮现出来。

她觉得,她一直在暗无天日的地方奔跑着,而铭是她唯一的星辰。

努力,不一定有结果,不努力一定没有结果,她总是这么鼓励自己。筱非常努力,成绩却越来越不理想。高二分班的时候,带着15分的数学,14分的英语——她被分到了文科普通班。让同寝室的人大跌眼镜,小伙伴们说这不公平,筱笑了笑,不是不公平而是她的努力还不够。

与此同时,高一结束了。不知怎么的,时光与她的联系也渐渐少了起来,时光说他的手机要被妈妈没收了,让她等他,高二之后把手机拿回来。

其实现在想想,那时候,铭偶尔也会发信息给她,但都是在周末,他们打电话的次数渐渐少了。直到后来,联系也少了。青春里,总是需要某一个契机,让自己去遇见更多,铭的妈妈扣留手机也不是没有道理,明年就高考了啊,筱没有恐惧,更多的是压力,恨不得把每一天吃饭睡觉的时间都用来刷题。

她学习依旧很努力,甚至更努力,两三本厚厚的英语阅读,她中午在教室翻着字典一个单词一个单词挨着查过去,她听一个学姐说,曾经有人成功过。也因此,筱成了班上翻字典最快的人。

她的成绩的确是有所提高的。高二上半册,她已经能够把英语提高到50多分了,从十多分,到稳定在50多分左右,她相信积累的力量。

筱偶尔还是会想起铭,在南方九月的天空底下,一片澄明的蓝色底下,细碎的流云,轻轻拂动着,心底深处由浅入深渐渐泛起的微妙的感觉,像是春天的湖,到了秋天,风轻轻地在上面吹,吹开了。

当她实在想他的时候,她就把自己一头埋在课外书里。学校的图书室是没有多少人的,因为都专注在了教科书上。有那么一段时间,夏日。每天下午放学,同学们纷纷奔向食堂去,她一边走一边吃预备好的面包,一股脑儿钻进图书室里,那时的筱,捧着本《萧红文集》,坐在大大的落地窗帘边,晚风从窗口缓缓吹动进来,晚霞映在窗外的球场上,关于呼兰河的故事,她觉得她感受到了。

筱借了很多书,全部在自己的桌子上堆的高高的,回想起来,那是她第一次,第一次毫无顾忌的放纵自己,老师在课堂上讲课,她在书堆里偷偷看小说,看散文。不过,那也只是一段时间。高二结束,再次分班,她放下了所有课外书,专心地刷题,经历了几大本文综,几大本英语和数学试题的磨练下,在期末考试之后,成绩骤然上升,英语第一次考了93分。

更重要的是,她竟然奇迹般的进入了传说中的——文科 实验班。

筱: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哦!

时光:是什么?

筱:我终于进实验班啦!

对方沉默了一小会儿,叮咚的声音弹出来

时光:厉害呀!,外加一个大拇指的图片。

怎么说呢,之后,铭就沉寂了,筱越来越不懂。她非常期待的能够看见他的消息,也非常期待能够听到他的声音。可是,没有,一切就像静止了一样,她宁愿相信,这不过是坏掉了的表针,不走动了,但是依然存在着。

高三,一个令人激动,也充斥着不安的阶段。所有人都关注着墙上一天天减少的大红色高考日历,都关注着笔下每一个试题。

筱开始整夜整夜的做梦,甚至于晚上考了什么科目,她都能梦到,在梦里是乱七八糟的试卷,是站在讲台的老师,一切都很模糊,又充满了紧张感,没有恐惧。令人恐惧的是,她会梦见铭。

0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寒秋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查看所有评论
猜你喜欢

深度阅读

?在线投稿
?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