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变老了(04)

时间: 2019-11-11    阅读: 718 次    来源: 寒秋文学
作者:手栽丶

公车在缓缓行驶,我和父亲静静坐在座位上。

父亲的手机响了,手机铃声在嘈杂的公车里并没有引起过多关注。他略显笨拙的从口袋里掏出手机,他拿出手机后,我转头一看,手机屏幕显示着两个字号特别大的字:四弟。

他先是凝望了手机屏幕两三秒后才接听,似乎还没反应过来有人找他。

我现在才发现父亲把手机的字体调得这么大,估计离他稍微远一点的人也能看得到。

人渐老,身体机能在下降,视力也下降了。

父亲年轻的时候,练过飞镖。他说是一个木工师傅教他的。飞镖是用如同笔芯粗细的小铁棒做成的,木工师傅在一个牛皮纸箱上画了一个小圈,放置在适当距离,他给父亲的任务,是要父亲用飞镖在圆圈内打出一个小洞。

当时父亲和大伯都去学了一阵,但后来家里不够人手,需要帮手干农活,他们只学了一个多月就没再学。

父亲说,练飞镖很考验眼力,因为纸箱上的圆圈很小,得瞄准之后才能把飞镖投出去。

我问过父亲,他学飞镖学到什么程度。他说,在农村,农活特别多,他只利用闲时断断续续练习,那位师傅最开始画的圈会大一些,如果父亲在圆圈上打出洞后,木工师傅再把圆圈缩小,人与牛皮纸的距离保持不变,让他继续练习。而父亲这一个月来,只打出了一个洞。

父亲强调:飞镖的两端都是平的,并不是一尖一平。所以要在圆圈里打出一个洞,除了要高精准度,还要有力道,只有给飞镖足够的力量,飞镖才能水滴石穿般利用平的端口在纸上戳出一个洞来。

所以,这个飞镖训练,除了考验视力,还有力量。

我很想知道父亲和大伯谁更厉害一些,父亲说,他视力比大伯好,精准度也比大伯好。我又去问大伯,他和我父亲学飞镖谁学得好,大伯说,我父亲飞镖瞄得更准,但是力道不及他,是大伯更早在纸皮上打出洞来。

这是他们哥俩十几岁的事情了,如今已四十多年过去,谁也记不清当年的事情具体如何,有些记忆,如同视力,时间越久,越模糊。

父亲接完电话后,把头靠在玻璃窗上,左手放在大腿上,右手撑着下巴。很难想象,一个曾经练飞镖练得精准的人,如今要把手机的字号调得这么大才看得清。

父亲的脸庞在窗上印下模糊的轮廓,只能辨认出鼻子、嘴巴和眼睛,看不清白发、皱纹,窗户上的父亲,看着像是一位二十几岁的年轻人。

0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寒秋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查看所有评论
猜你喜欢

深度阅读

?在线投稿
?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