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半听雨问己心,人间万事成飘蓬

时间: 2019-10-06    阅读: 613 次    来源: 寒秋文学

下雨了,窗台上的花,又该笑了,那空气中累计的灰尘,该落下了。

闪电偶尔照亮整个天空,将黑暗驱散,我觉得自己是黑暗的影子,不想见人,不想说话,只在自己小小的空间里,安安静静的过自己的人生,时光于我,我于时光,共同安静,而我与人家万事,两不相关。

真的,很久了,我在这个世界很久了,我一直安静,不再寻找。

那一场雨悄悄落在我的心底,驱散了我四下无人的死寂。只此一点,我就要感激他了!

免我对着墙壁,对着天空的无言,雨声已有了太多,它不为任何人响起,但任何人都可以和它对话,它不为任何人落下,但任何人都可以享受到它的恩泽。

我是喜欢雨的,也是感激雨的,在遥远的夏天,总是渴望有一场雨,一场酣畅淋漓的大雨,也希望有一声声不断的惊雷,还有那撕裂空间的闪电。

这个世界喧哗无比,大家攀比生活,看谁比谁更快,奔走的声音,就是这喧哗的源头,我看见汗水,看见眼泪,看见血和骨头混合在一起,看见一只一只的手,还有一条一条的腿,行走江湖。

这个世界寂静无声,没有一点欢快活泼的声音,人们开口,只为活着,这太沉重了,不如那雨声,来便来了,去便去了!

他的寂静,在于他的僵硬,他的喧哗,源于他的恐惧!

雨是鲜活的声音,尤其是在夜晚,和虫鸣鸟叫一样,是鲜活的声音。

我坐在桌前,想着这雨,想着这世界。

手中的笔,断续地抄写着黑塞的句子。他说,人生唯一的目的,就是成为自己,不管你现在成为了什么样子,都是你应该成为的。

他说,觉醒了的人,他的唯一的目的就是找到自己,固守自己,向着自己认定的方向走去,不管他通向哪里!

而今的我,就像黑塞笔下的荒原狼,就像那个在求道途中,沉迷了的悉达多。

自由的唯一可能,就是寻找到自己的本性,遵照他的意志去行动!

那必得像一场雨一样,来只是因为该来了,走也只是因为该走了,再无其他任何因为,一切全在自己。

而我们在这世间来来去去,多的却是自己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什么。

突然想到,在一个淅淅沥沥下着小雨的午后,江南的一栋小屋里,杨绛问父亲杨荫行,我应该学什么?

其父说,不要问你应该学什么,应该问问你的心,你喜欢什么,你想要什么!

多年来,每次想到这几句对话,我总会想到一个生命在完成自己的途中,要经过多少,才能放弃应该,做自己本该做的事情。

我们这个世界,纷繁复杂,简单的方式因为简单,反而不容易被接受,而真理往往是简单的啊,就像雨的落下,只是因为该下雨了!我们这个世界很简单,简单到需要一些复杂的东西来装点!企图将复杂的事情弄简单,又会将简单的事情复杂化,这不是人心复杂,而是因为人心浅薄!

而我终究也是浅薄之人,在一场雨中思绪绵绵,比雨还长,比雨还密集!

每天晚上,都会看看书写写字,好让自己匆忙的心,能够稍微慢下来,

0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寒秋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查看所有评论
猜你喜欢

深度阅读

?在线投稿
?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