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遇十月

时间: 2019-10-06    阅读: 867 次    来源: 寒秋文学
作者:紫色的忧伤

十月,不知不觉走近,于恍惚间,在回首驻足时。忽而今冬,被凉意的风,撞了满怀,被枝头零星的黄叶,定格了目光。它悄然无息地潜入日子,翻开了冬的扉页。

告别风轻云淡的秋空;藏下满满当当的秋收,已经习惯了秋水长天的景致,还沉浸在浓浓的收获里,意犹未尽。一季的更改,相迎来了冬,嗅出了另一种味道,又遇十月,十月,您好!

十月的清晨,北风微微见凉,不经意地吹拂过丛林,小道旁,然别样的惬意在心。偶尔镶嵌一层薄霜,似耀眼的雪,似洁白的绒花,铺盖周遭,甚是可爱。心系的是山间溪头,园林植被,一一包裹。霜雪浅浅的,薄薄如纸,且害羞得很,触及阳光,就会消失不见。与众不同,换装的清晨,叠加寒霜,渐近冬天,一层霜雪送一层凉。

如能恰好遇见一场渐寒的细雨,那是甚好。点点敲打泛黄的枝叶,虽有些冷感,空气却倍感清新,凝神呼吸,不觉中能让人醉去。河塘也沉迷于细雨绵绵里,忘记了已去的荷香,替代的是满载而归的莲蓬,矗立水上,吸取着大自然的恩赐,为冬藏添了有力的一笔。

画布转换,色调渐暗渐淡,黄色占据视线,法桐树,银杏树赶场似的一涌而来。路边,偶遇一棵黑槐树,鹤立鸡群,不知怎地绿意全无,一树刺眼的金黄,甚是好看。

站在十月的门楣,远望去,却还能寻到,破土而出的麦苗,放眼望去,这浅浅的嫩绿,生机盎然溢满眼眶。还同那冬青,松树,柏树不改初衷,未曾退去装束,依旧绿意着矗立眼前,道也是幅美景。这深藏的动力,是初冬掩藏的活力,是冬日蓄满的希望。

枫树跨过了九月,又见十月,依旧红得似火,挂饰在山腰,是那一眼锁定的翘楚。偶尔间,这夺目得耀眼,一树树红红火火的,似冬天里的火炉,袅袅着温暖,蔓延初冬。

北风虽是飒爽了一些,但也映衬了北方人的豪迈之气,冷风关顾每处,四季的末班车,应景着赶到,不论是山川,还是河流,退却了热闹的氛围,把大地装扮成冬季恋歌的模样。各个角落,一呼百应,凑到一起,通通改头换面。先是落英缤纷,而后黄叶满庭,葱茏难再见,一个个将生机掩藏起,等待又一新的春天。

喜欢这厚重,不张扬的十月,一如喜欢成熟稳重,不骄不躁,内敛沉稳的人一般。这十月,怎么看,骨子里总有一种温婉味道,腹有诗意自芳华的味道。

喜欢季节的每次更替,月份的每次递进,这时光给予的厚意,用发现的眼睛逐一看过,懂得了珍惜。

翻开日历本,推开十月的门帘,迈入了冬。十月,冬季的前言,冬天的起始音!

文 落梅雪舞

0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寒秋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查看所有评论
猜你喜欢

深度阅读

?在线投稿
?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