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兔兔日记》2763惊心动魄的一晚上

时间: 2019-09-29    阅读: 758 次    来源: 寒秋文学
作者:庆兔兔

2763-二零一九年一月七日星期一多云7℃~2℃客厅早晨温度16℃ PM2.5-337

雾霾挥之不去驱之不散,雾霾越来越变本加厉,前些天PM2.5已经过了二百,昨天PM2.5又站到高高的三百以上。

今天的窗外又抹上一层白色,雾霾让原来的风景变得更加朦朦胧胧,这不是人间仙境,这是蚕食人们健康的幽灵。

今天爸爸早上送庆兔兔上学后去市里,爸爸可能是去处理新买的房子的事情了。

八点半外婆说:“是不是把小九叫起来吧。”

我说:“有一点太早了吧,爸爸每天回来再睡一觉,庆小兔可能要到九点半以后才起来。庆小兔的作息时间是要纠正过来,但是不能一下子调整太多,我们再过十几分钟再叫庆小兔,等爸爸去上班了,我们再把庆小兔的生物钟调整过来。”

八点四十分超级宝宝的歌声飘了出来,庆小兔在被窝里露出一个小脸,庆小兔还在呼呼大睡。

过了十分钟,我过去把窗帘打开,刚刚还昏暗的卧室马上变得亮亮堂堂,庆小兔的脸背向着窗户,突然的亮光庆小兔没有一点影响,庆小兔继续沉静在自己的梦乡里。

我喊:“庆小兔小朋友,天亮了,我们要起床了。”

庆小兔对声音一样无动于衷。

外婆上床把庆小兔扳了一下,庆小兔连哼一声都没有。

我说:“我们把电视机打开吧,庆小兔听到电视机的声音,庆小兔十有八九会睁开眼睛看一下的。”

动画片播放英文版《朵拉》,庆小兔只稍微翻动一下身体。

我把声音调大了一点,庆小兔把头伸出被窝来,庆小兔往电视机方向看了一眼,庆小兔又趴了下来。

动画片的魅力不能小视,庆小兔很快睁开眼睛在看动画片。

外婆给庆小兔穿衣服,庆小兔的脸一直朝向电视机,外婆给庆小兔端尿,庆小兔还使劲地回过头看。

外婆把庆小兔放在床上兜尿不湿,庆小兔的躺在床上看不到电视机,庆小兔把腰拱起来,庆小兔努力把眼睛转向电视机。

我跟外婆说:“你把庆小兔换一个方向,庆小兔这样看电视多难受呀。”

外婆一边让庆小兔坐起来,外婆把庆小兔抱在怀里继续穿衣服。

《朵拉》演完了,庆小兔还要看。

外婆说:“你已经看了一集了,我们去姨妈家再去看大熊。”

庆小兔坐在椅子上不起来,庆小兔用手指着电视机还要看。

我说:“朵拉庆小兔没有看完整,再找一个短一点的动画片让他看看。”

我选择了《贝贝日记》,《贝贝日记》每一集四分钟,我以为《贝贝日记》一个目录只有四集,我调到第三集让庆小兔看。

两集结束的时候外婆说:“好了,我们已经看了两集了。”

庆小兔扭动身体说:“还有。”

这时候《贝贝日记》跳进第三集,我说:“我把集数搞错了,就让他把这一集看完了吧。”

我说:“我们看完这一集就不看了。”

庆小兔说:“好。”

第三集结束我以为已经没有了,庆小兔也从椅子上下来,庆小兔来到电视机跟前,《贝贝日记》的地四集已经开始,但是庆小兔毫不犹豫地把电视机关了。

站在楼梯跟前庆小兔说:“抱。”

我说:“抱什么,外公牵着走。”

庆小兔还是伸出手说:“抱。”

外婆锁好门说:“外公抱不动,外婆抱你。”

外婆去超市买菜,庆小兔坐在车子上在门口等着。

我把庆小兔推到摇摇车跟前,庆小兔转身用手抚摸了一下摇摇车,庆小兔并没有要去坐摇摇车。我把童车推到游戏机跟前,庆小兔用手拉了一下。把柄,庆小兔也没有要玩游戏机。

庆小兔看见旁边一个售卖机,庆小兔从童车里下来,庆小兔走到跟前用手在投币口摸了一下,庆小兔接着就去拧开关。

庆小兔伸出手说:“钱。”

我说:“外公没有钱,外婆有钱,我们去找外婆去。”

庆小兔举起手说:“抱。”

我说:“为什么要抱呢?”

我牵着庆小兔走,庆小兔不愿意走,庆小兔还是要我抱起来。

就两步路进到超市里庆小兔就下来了,庆小兔一眼就看见外婆在称菜。

庆小兔用手指着说:“外婆。”

外婆转过头说:“哦,我们小九来了。”

庆小兔走到外婆跟前伸出手说:“钱。”

外婆有一点莫名其妙。

外婆问:“什么钱呀?”

我悄悄地对外婆说:“钢镚。”

这时候里面传来一个女高音大声地叫着:“快来买鱼呀?”

庆小兔抬起头看见里有一个大的玻璃鱼缸,这个超市里也开始卖鱼了,灯光的衬托下,鱼缸十分显眼,鱼缸里的鱼也看的十分清楚。

庆小兔用手指着说:“鱼。”

庆小兔也忘了跟外婆要钱,庆小兔围着鱼缸转了一圈。

外婆去柜台付款,庆小兔这才想起来要钱的事情。

外婆问:“你要钱干什么呀?”

庆小兔拉着外婆来到售卖机跟前,庆小兔用手指着投币口说:“钱。”

外婆拿出一个钢镚递给庆小兔,外婆说:“我们不在这里玩,我们拿着钱到别的地方去玩。”

庆小兔爽快地说:“去别的地方玩。”

外婆想把钢镚放进庆小兔的罩衣口袋里,庆小兔的罩衣口袋已经破了一个洞。

外婆说:“外婆给你拿着,一会你要的时候再给你。”

庆小兔不愿意把钢镚给外婆。

外婆说:“你拿在手里,钱丢了怎么办?”

庆小兔的手牢牢地握住钢镚。

一个奶奶在打扫卫生,奶奶过来说:“小九,你出来玩呀?”

我说:“庆小兔,喊奶奶。”

庆小兔把手伸出去,庆小兔张开手掌说:“钱。”

奶奶说:“哦,你还有钱呀。”

路上我对外婆说:“我抱庆小兔还不要紧,只是我不能走太快,也不能走的时间太长,这样我会感到动手术的地方不舒服,但是并不是伤口疼。”

外婆说:“为什么要抱呢?”

我说:“庆小兔又不是经常要抱,抱一会有什么关系,庆兔兔三岁的时候还要抱呢。”

回到家庆小兔的钢镚也没有丢,庆小兔把钢镚放在茶几上。

庆小兔拿着泡泡水吹泡泡。

庆小兔拿着两把铲子要到外边去,院子里高高低低,庆小兔不让我牵着,只有走中间带孔的地砖,庆小兔才伸出手要我牵着。

庆小兔走到侧门要出去。

我说:“外公没有带门卡,外公也没有穿皮鞋,我们回家拿球到球场玩吧。”

庆小兔摆摆手说:“外公拿球。”

庆小兔又向我挥挥手说:“拜拜。”

庆小兔沿着去球场的路就走了起来。

我说:“庆小兔,外公回家了。”

庆小兔又向着我挥挥手,庆小兔继续和我拜拜。

我往回走了几步,庆小兔停下来,我继续往回走,庆小兔在后边招手说:“外公,等等我。”

我进到阳光房,我要庆小兔进来,庆小兔又和我拜拜,

我说:“外公要关门哟,要不大毛就跑了出来。”

庆小兔并没有进来,庆小兔还是要我去拿球。

外婆看见我进来。

外婆问:“小九呢?”

我说:“庆小兔他不进来,庆小兔还在阳光房外边。”

外婆连忙出去照看庆小兔。

庆小兔在投篮,庆小兔的球还是抛不起来。

皮球滚到篮球架后边,庆小兔过去把皮球抱起来说:“海豚。”

庆小兔猛地一说,我还不知道庆小兔说的是什么。

我随口重复一句:“海豚。”

庆小兔马上抱着球在空中划过去,庆小兔继续说海豚,我这才想起来庆小兔是说那天在这里捡的一个海豚气球。

我说:“海豚已经坏了,海豚已经扔了。”

庆小兔说:“海豚还有。”

我说:“没有了,以后看见我们买一个海豚回来。”

庆小兔用手指着地上说:“石头。”

庆小兔把皮球放在地上,庆小兔在地上捡起一块圆圆的扁扁的鹅卵石。

庆小兔来到球场上扔石头,庆小兔往上扔石头,庆小兔并没有比投篮好多少,小小的鹅卵石始终在庆小兔头的四周落下。尽管鹅卵石很小,我还是有一点怕鹅卵石会砸在庆小兔的头上,庆幸的鹅卵石始终保佑庆小兔的平安无事。

庆小兔迈出左腿,庆小兔拿着鹅卵石的右手往后摆去,庆小兔猛地转动身体,庆小兔的手里的鹅卵石飞了出去,没想到庆小兔往上扔鹅卵石不行,庆小兔往远处扔却像模像样,鹅卵石飞出去六七米远。

台阶跟前停着一辆儿童自行车,庆小兔走到跟前,庆小兔用手轻轻地抚摸着自行车。

庆小兔说:“自行车。”

我说:“庆小兔不是也有一辆自行车吗?”。

庆小兔说:“哥哥自行车。”

我说:“也是庆小兔的自行车。”

庆小兔说:“扭扭车。”

庆小兔扭头就往回走,庆小兔走了几步,庆小兔回头向着我摆手。

庆小兔挥挥手说:“拜拜。”

我停下来,庆小兔走了两步又回头看,庆小兔还是不让我跟着。

庆小兔说:“外公,你不来。”

庆小兔向着马路走去。

我说:“当心马路上有汽车。”

其实庆小兔很小心,庆小兔走到马路旁边,庆小兔把一条腿站在马路上,庆小兔弯下腰,庆小兔小心翼翼地往马路两边看着。

庆小兔用手指着我们回家的方向,庆小兔说:“有车。”

我说:“那是停着的车,要开的车会亮着车灯,汽车马达还会嗡嗡嗡响着。”

庆小兔这才踏上马路,还没有走几步,庆小兔听到后边的汽车声音,庆小兔马上走到马路旁边停下来。

庆小兔说:“汽车来了。”

回到家庆小兔就去骑扭扭车。

外婆说:“小九,我们吃饭吧。”

我说:“刚刚小九不是吃了东西了吗?就让他再玩一会。”

庆小兔骑在扭扭车说:“出去玩。”

庆小兔扭扭车骑到马路边,庆小兔站起来往马路两边看着。

庆小兔坐下来说:“没有车。”

庆小兔这才骑着扭扭车走到马路上。

等外婆吃完饭出来,庆小兔已经骑着扭扭车回来了。

庆小兔拉开电视柜抽屉,庆小兔拿出一个钱包。

庆小兔举着钱包说:“姨妈的包。”

庆小兔拿出一个药瓶。

庆小兔举着说:“外婆的药。”

庆小兔拿出一个盒子,盒子里有一个很小的电熨斗,庆小兔没有看见过电熨斗,庆小兔对着电熨斗底面看,电镀的电熨斗可以照到庆小兔的脸。

我说:“电熨斗。”

庆小兔把电熨斗放在地上。

我说:“庆小兔,你把电熨斗放进盒子里。”

庆小兔把电熨斗捡起来,庆小兔啪嗒一声把电熨斗扔进抽屉里。

吃完饭外婆带着庆小兔玩,我就一个人提前午睡。

十三点四十分听到庆小兔在喊:“外公。”

接着就听见门轰隆一声。

庆小兔说:“扭扭车来了。”

门开了,庆小兔骑在扭扭车开了进来,庆小兔从扭扭车上下来,庆小兔爬到床上说:“睡觉了,奶奶。”

奶,庆小兔很快就喝完了,外婆陪着庆小兔睡觉,庆小兔很快就睡着了。

听见庆小兔在喊外公,这时候正好过去两个小时。

庆小兔起来,外婆过来给庆小兔穿衣服。

庆小兔一直喊:“抱。”

外婆说:“外婆不是抱着小九吗?”

庆小兔用两个手搂住外婆的脖子,庆小兔还要面对面的抱着。

外婆在看《大江大河》,庆小兔跟着一起看,庆小兔不断地用手指着屏幕说着,拖拉机,汽车,红旗。

庆小兔突然说:“外公,四点钟了。”

我来到客厅看庆小兔。

庆小兔右手左手手腕上的袖子往上摞一下,庆小兔把手腕抬起来看一眼。

庆小兔说:“外公,四点钟了。”

我问:“四点钟。”

我不知道庆小兔说的是什么。

外婆说:“小九告诉你四点钟了。”

庆小兔又跟着重复一遍,庆小兔用手指着墙上的电子钟。我有一点惊讶,庆小兔怎么突然怎么说这样的话,庆小兔还做了一个看手表的动作。

外婆说:“我刚刚用手指着电子钟说了一下,现在四点钟了。”

我说:“哦,我们庆小兔知道四点钟了。”

庆小兔又自豪地说了一句:“四点钟了。”

庆小兔在阳光房吹泡泡,庆小兔不时地就会说一句四点钟。

十七点半听到爸爸在喊:“小九,我们回家了。”

庆小兔马上就喊:“爸爸,爸爸。”

庆小兔走到门口,庆小兔停下来说:“扭扭车。”

爸爸说:“我们回家不骑扭扭车。”

外婆说:“你家里不是还有一辆扭扭车吗。”

庆小兔不找扭扭车了,庆小兔说:“家里有扭扭车。”

已经到了吃饭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爸爸不让庆小兔吃饭,爸爸要把庆小兔接回去。

十八点钟爸爸打电话给姨妈,庆兔兔放学没有回家,姨妈连忙就过去帮着找庆兔兔。

爸爸没有让庆兔兔过来吃饭,爸爸也没有让庆兔兔进来和庆小兔一起回家,爸爸让庆兔兔一个人先自己回家的。

十八点二十分妈妈来电话要外婆过去照看庆小兔,她也要去找庆兔兔。

十九点钟我想也去找一找,碰见妈妈呜咽着在门口打电话,妈妈要我不要离开,妈妈怕庆兔兔回姨妈家来。

一会外婆来电话,外婆说:“你可以去小区监控看看,庆兔兔是不是跟着别人走了。”

当我来到监控室,第一眼看见的就是二姑爹站在监控跟前,姨妈打着电话哭着,三姨奶奶豆苗爸爸妈妈都在这里。

原来在琴行的监控里看见庆兔兔从琴行门口走过,一行人又急匆匆地往琴行走去。

我给外婆打电话说:“爸爸没有给庆兔兔钥匙,庆兔兔不能从侧门进小区,庆兔兔不可能在小区外边玩,庆兔兔肯定去了谁家玩了。”

十九点半外婆了电话说,庆兔兔在黄耀虎家里。

我说:“应该首先想到的附近几个玩伴家,再不就是庆兔兔原来的同学。”

外婆说:“我们都喊了的,没有人答应。”

我说:“在外边喊,很难被别人听见,我都是按门铃,打电话去问的。”

外婆说:“庆兔兔背着书包坐在门口的台阶上,黄耀虎从地下车库里出来看见庆兔兔。”

庆兔兔没有钥匙进不了家,黄耀虎要庆兔兔去他们家做作业,还是黄耀虎妈妈看的妈妈在微信群里发的短信,才知道我们在找庆兔兔。

外婆说:“那么晚了,他们还叫庆兔兔去他们家。”

我说:“黄耀虎妈妈没有错,庆兔兔进不了门,作为邻居要庆兔兔去他们家做作业一点没有错。”

妈妈来电话说:“庆兔兔找到了,你们接下来什么事情都不要说了。”

这种事情怎么开口说话呢,这件事情庆兔兔有问题,但是问题的根子不在庆兔兔身上。

我不知道庆兔兔到家,爸爸妈妈会怎么数落庆兔兔。

我认为庆兔兔没有到处跑就是万幸,这个每个人一个先检查一下自己。

晚上外婆姨妈都没有吃饭,外婆姨妈那么晚都没有回来,可能他们都被庆兔兔的事情急疯了。

二十点四十分姨妈外婆回来了,庆小兔也跟着过来了。

庆小兔来了就要看大熊。

我说:“我打电话要你们找同学家里。”

姨妈说:“我们连着喊了三遍也没有喊到庆兔兔。”

我说:“喊他们不容易听见的,晚上各家各户都在看电视,孩子们都在玩说话。”

姨妈说:“你刚刚怎么不说。”

我说:“你们明明说了已经找了,我还要怎么说,三姨奶奶来的时候我还说了,庆兔兔十有八九在同学家里。我准备过来的时候,妈妈还在这边小区外边喊庆兔兔,妈妈要我不要离开,妈妈怕庆兔兔转回来,我想跟妈妈说找一下庆兔兔的同学家,妈妈说,她还要打电话找庆兔兔。”

姨妈说:“你不要紧,我们都急死了,庆兔兔要是被别人拐走了怎么办,这个年要不要过了。”

我说:“这里不是城乡结合部,这里也不是交通要道,庆兔兔路过的地方是汽车不能通行的地方,三个路口是三个小区大门。”

外婆说:“万一庆兔兔被别人骗走了怎么办。”

爸爸没有带过庆兔兔,妈妈也没有带庆兔兔出来几趟,爸爸妈妈虽然知道庆兔兔常去的对面楼上的乖乖兔新兔兔杨小跳黄耀虎家,但是爸爸妈妈没有去找过庆兔兔,爸爸妈妈没有想到要去按门铃,上楼去问一问而是采取在楼下喊了几声,爸爸妈妈就认为庆兔兔跑丢了,结果亲戚朋友老师同事来了几十个人,最后还是黄耀虎妈妈在微信群里发现我们在找庆兔兔,黄耀虎妈妈才把庆兔兔带出来,庆兔兔在家里跟黄耀虎一起做作业。

庆小兔就一直围着外婆转,庆小兔就一直哈哈大笑,庆小兔不知道家里发生的事情。

庆小兔两条腿并拢在学小白兔在蹦,庆小兔现在两个脚已经能够离开地面五厘米了。

庆小兔洗完澡,姨妈说:“小九,上床睡觉。”

庆小兔喊着:“上床睡觉。”

庆小兔爬上姨妈的大床。

庆小兔在喊:“奶奶。”

外婆说:“外婆在给我们小九冲奶。”

没有一会功夫庆小兔就睡着了。

0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寒秋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查看所有评论
猜你喜欢

深度阅读

?在线投稿
?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