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力传承的感情

时间: 2019-08-30    阅读: 846 次    来源: 寒秋文学

父亲已经离开我们今年是第八年了,但在我心里他从未离开过,眼前时常浮现出父亲坐在沙发主位我们一家人围着桌子其乐融融的画面和父亲提着小板凳打牌归来的背影。父亲从小最疼我,不弄错与对,我都有免责令牌。后来我参加工作了,每次回去和父亲聊天,父亲总是会尽快放下手中的事,像听故事一样聚精会神的听我娓娓道来,边听边称赞,笑的开了花一样,为这姐姐总说他偏心眼儿。他走到哪了都在炫耀自己的孩子,为这,母亲和我们没少唠叨他。

父亲年轻时能吃苦,勤勤恳恳一辈子,爱喝酒爱打牌,后来因为身体的原因不怎么喝酒了,但一直很重视他的牌友,直到临终前还在计较牌友没来看他。我小学时还会利用父亲这点爱好赚点外快,因为太晚了妈妈生气会让他敲很长时间的门,后来我和父亲私下协商,开一次门五毛钱,所以每次深夜听到敲门声,我就一咕噜爬起来,给父亲去开门。现在也忘了什么原因,我的收入也是好景不长。很怀念有父亲的日子!

听姐姐说,外婆昨夜病危了,妈妈守了一夜,前几天妈妈突然急着给外婆准备鞋子,姐姐还说你那么急干什么,没想到鞋子还没准备好,噩耗先来了。接过妈妈的电话,本想安慰她一下,自己却已泪如雨下,妈妈反而安慰起我来了。透过视频看到妈妈强忍着的泪珠,我突然好心疼,她说外婆已经不认识她了。当时父亲病危时,我从洛阳赶回去,他老人家也是再也没认出我是谁,我在他旁边握着老人家的手七天七夜,直到离开

我们聊着,大伯家的大妈来了,手里用围裙兜着一摞手工纳好的鞋底,我们姐妹一人一双,多了一双应该是给妈妈的,看着鞋垫上绣着思念二字,在今天尤为刺眼。送完东西匆匆忙忙就走了。大伯家条件一直很好,大伯曾经在我们那儿也是个能人,两家人也做了一辈子邻居。姐姐说留作纪念吧,谁舍得垫在脚下。是啊,人老了,都会变的感性了,因为不知道何时谁先离开。

去年我回去时,一个婶婶说平时从你家门口路过,看着门开着,就知道你妈妈在家,最近好几天门都紧锁着,每天路过我都要站在门口静静的听上一阵子,敲门也没人开,这几天我心情都不好,担心你妈妈应该没什么事吧,可千万别有什么事,我能天天看见这扇门开着就好,现在老了,真怕这些老伴儿悄悄的就离开了。当时,我已经不知说什么了,突然觉得父母这一代人的感情是多么值得人敬重。其实妈妈只是回城里住了一段时间。

父母这一代人,都是同甘苦共患难过来的,人与人之间的感情是纯粹的,是至深的,也是一去不复返了。现在时代发展好了,人与人之间越来越冷漠了,住在高楼大厦里,不知道邻居是谁,门永远都是紧锁的,同时锁住的也是人与人之间的心门。

随笔,缅怀逝去的父亲, 也纪念父母这一代人!

0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寒秋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查看所有评论
猜你喜欢

深度阅读

?在线投稿
?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