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章

时间: 2016-01-16    阅读: 1 次    来源: 会员
作者: 千叶

书桌上的诗集,已然落了灰尘,却不敢翻动,恐字里行间的意迷了双眼。

《断章》,怎么看都觉得惶惑,怎么叫了这个?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

看风景的人却在看你

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

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亦如我们的故事,仿若断章的故事,找不到后续的结果。有时候,会有些许的落寞,断不肯回忆的,单单的,总有那么些许的巧合。是的,巧合。

巧合到,有这么一首诗(《断章》),那么一个诗人(施蛰存),道出了我的心境,我们的故事。其中有不忍读,有些许哀。从来没有什麽刻意,我想的,诗人终是诗人,况且他是比我们早的。

我们是很早就相识的,是的,很早的。没有什麽特别的邂逅,简单地无法再简单。那时,仅仅是路人。

我抱着作业往教室里去,匆匆地。余光一隅,见了你,却也算不上倾心,只觉得容貌姣好罢了。嗯,容貌姣好,或许你是要生气的,若是见到这个字眼。

俊秀,大概只能如此形容了。多一份则嫌刻意,少一分则嫌不足。

早早地便有耳闻了,二班的某男生,阳光俊俏,该是年级里最好看的男生了。也只是耳闻,未曾谋面现在终于是见到了,好看,是真真的。

心里也曾想着,要是能够做个朋友,必是不错的,恋人是万万不敢的,恐是要冒天下之大不韪了。或者说,讲上几句话,也是心满意足的。

某人曾言:每个人的青春里都有一段无法言明的伤,而我,学会了以最乖的方式长大。是的,于我,你就是我的无法言明的伤,不偏不倚。

然而,命运总是捉弄人的。给人希望,亦给人失望。

在你面前,我想我总归是不起眼的,自卑的。黑黑的皮肤,矮小的个子,再者,没有姣好的容貌,可不是丑小鸭遇上了白天鹅,除了些许的羞赧,剩下的,便只是自卑了。

灰姑娘与白马王子的故事,一再坚信是不会因正在自己身上的。毕竟,我不是灰姑娘,没有美貌的资本。

而有时候,生命里注定有一些际遇,出人意料。或许该说,措手不及。

还记得,真切地,初二,我们是一班的。就在我遇到你之后的又一个学期。我也相信,对你,只是印象较好,没有太多的意思,这是真的。能够同在一个班级,于我,总是欣喜的,也是幸运地。

帅气如你,女朋友自然是有的。像许多女生一样,既有羡慕,也有嫉妒。看着你们的身影,在晨曦中渐渐地没入入群,总要有些许的遗憾。

于我,就好像暮色四合,暗夜从四面侵袭而来该是喜欢上你了,我承认。

可是,幻想总归是梦白日梦,总有清醒的时候。路,还是一个人,不需要人陪,一个人就好。忙碌的一天渐渐褪去,换上喜欢的衣服,有着喜欢的颜色,不求多,只一色也好白色。是的,喜欢白色,没有理由地喜欢,仅此而已。

黄昏,总是美的,醉人的美。云蒸霞蔚也不为过的,天际大概是辩不出的色的,交错着,短暂的,便陷入暮霭中。任它是什麽颜色,什麽形态,总是要失去的。

我喜欢,就这样看着,有种逃脱世事藩篱之感,如此甚好。

偶尔也会见到,暮光中,男的,高高瘦瘦;女的,娇小清爽。那必是你们的,可能会有隐隐的痛,笑笑也便释然了。

生活即是如此,太过计较,太过执着,总是要伤的。

她,一个较为温婉的女子,有着南方人特性的北方女子,我们大都是喜爱她的。你喜欢她也是自然的。

凡星,非彼之繁,人亦如名,有着亮如晨星的眼眸,行动处尽显气质。你们的爱恋大概是要羡煞许多人的。

人事不是尽如人意,了时终是要了的。却没有想到,来的那么快。

某天,你半开着玩笑,怎麽样?帮我找个女友吧。不求身高,不求相貌,说得过去就好了。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幺,这还叫不求呢,你这一句说得过去,便把我难住了。别开玩笑了,不是有女友吗?那么漂亮,只拿我们这些不是什麽花的人开涮。转过头,是再不肯理他的。

别生气嘛,说实话哦。怎么不理人了?分了分了,真的,骗你不成。他摆出一份无可奈何的样子。我这样的,是人家瞧不上的!

要说些什麽,却总显得苍白,无助地耸了耸肩我。

不够意思,要的要的,快帮我啊。说着便有些急了。

好了好了,你也不说原因,找到了你们又好了,这不是打我脸吗?我故作深沉地,若有所思。

哦,不过我说的是真的。眉间是说不出的愁苦。

一时里,我该是心软了。好了,开玩笑的,帮你找了。实在拿你没的说。

我嘴里虽如此说,面上虽是优容。心里却总有些欣喜。没有了女友,再看你,心里是不会愧疚的。如此,感觉也是好的。

人总归是自私的,主,原谅我吧!

不行不行!你就不能找点有姿色的,我也开心点。愠怒是有的,却也抑制住了。总归是有些恼的,看得我只想笑的。

那么你看我呢?怎麽样?我半调皮地说着,其实心里还是希望得到肯定的。

你啊,要是白点就好了。说不定我就要你了。可能是无奈吧,也可能是玩笑,说不出来。

看着你踱步而走,心里是说不出的苦涩。多么希望我是你眼中的风景!

然而,也许在你眼里,她,才是唯一的风景。我确是看风景的人,而我的风景就是你,你却不知。

从未期盼过,我会是你的风景,只是在黄昏里,晨曦里,那些所谓的时光里,将你深深地看进眼里,在夜色中,装饰着我十七岁的梦,雨季里,梦也总是潮湿的然而许多时候,却也总是徒劳,徒劳到身心疲惫。

也总会那样坐着,想着你的话语,只想顷刻到天明,默默地,不问周遭。那份记忆中的苦涩,亦如昨日,至今。

还是会听着淡淡的歌,想着你,那个十七岁里的少年。断章,我们却算不上,没有伊始,更谈不上结束,又何来的断章?

我不是那样的女子,眉如远黛,眸若晨星,嘴角是暖暖的笑,温润了时光。只能就这样,看着你,远远地

(原创作者:夏意未央)

0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寒秋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查看所有评论
猜你喜欢

深度阅读

?在线投稿
?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